当前位置:首页 > 图片 > 国内图片 > 正文
文章正文

Next钢铁盾动态壁纸 2016年那些被遗忘的新闻角落,我们打算用图片讲完故事

图片 > 国内图片 > :Next钢铁盾动态壁纸 2016年那些被遗忘的新闻角落,我们打算用图片讲完故事是由美文导刊网(www.eorder.net.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Next钢铁盾动态壁纸 2016年那些被遗忘的新闻角落,我们打算用图片讲完故事的正文:

2016年那些被遗忘的新闻角落,我们打算用图片讲完故事

▲摄影:Krisztian Bocsi/Bloomberg

2016年3月7日,宝马公司( BMW)在德国慕尼黑庆祝其成立100周年,参加庆祝典礼的观众围拢在当天发布的新款宝马Vision Next 100概念车周围。

摄影:Dado Galdieri/Bloomberg

2016年2月19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奥斯瓦尔多·克鲁兹基金会(Oswaldo Cruz Foundation, Fiocruz),一位实验室技术员在展示试管里几只感染了沃尔巴克氏体的埃及伊蚊。

摄影:Martin Divisek/Bloomberg

2016年5月31日,在位于捷克布拉格的通用航空工厂里,技术人员在试车间里检验一台M601型涡轮螺旋桨飞机引擎的性能。

摄影:Chris Ratcliffe/Bloomberg

2016年2月24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召开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obile World Congress)上,乐目公司展示Nomu防水手机。

▲摄影:Andrey Rudakov/Bloomberg

2016年4月15日,在梅切尔集团(OAO Mechel)位于俄罗斯伊热夫斯克的OAO Izhstal钢铁厂,一名工人走过炼钢车间热得发红的熔炉。

▲摄影:Cole Burston/Bloomberg

2016年1月13日,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市市政厅里,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左)聆听多伦多市长约翰·托里(John Tory)演讲。

摄影:Luke MacGregor/Bloomberg

2016年11月2日,擦窗工人站在英国伦敦一座写字楼上垂下的吊篮里,他们背后是碎片大厦(The Shard)和一台建筑塔吊。

▲摄影:Simon Dawson/Bloomberg

2016年1月22日,在瑞士达沃斯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之后,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AG)首席执行官蒂贾内·蒂亚姆(Tidjane Thiam)在相机前留影。

摄影:Jasper Juinen/Bloomberg

2016年4月25日,荷兰恩斯赫德,在南非米勒(SABMiller Plc)旗下的高仕啤酒厂里,一位员工穿行在啤酒发酵罐中间。

摄影:SeongJoon Cho/Bloomberg

2016年2月16日,在新加坡樟宜展览中心(Changi Exhibition Centre)举办的新加坡航展上,透过一架庞巴迪公司(Bombardier Inc.)制造的CS 100 C系列喷气飞机的平视显示器,看到一架卡塔尔航空(Qatar Airways Ltd.)的空客A350 XWB客机停在柏油停机坪上。

摄影:Vincent Mundy/Bloomberg

2016年1月29日,乌克兰巴甫洛格勒,DTEK控股公司(DTEK Holdings BV)旗下的巴甫洛格勒选煤厂里一列用于地下开采的技师火车在地上运行。

摄影:Qilai Shen/Bloomberg

2016年2月1日晚上,法国达飞海运集团(CMA CGM SA)旗下本杰明·弗兰克林号(Benjamin Franklin)集装箱船停靠在中广州港,一名船员站在集装箱顶上。

摄影:Tomohiro Ohsumi/Bloomberg

2016年1月27日,在日本东京举办的2016年Pepper World上,与会人员围观由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 Corp.)开发的人形机器人Pepper。

摄影:Buddhika Weerasinghe/Bloomberg

2016年3月12日,日本德岛码头上一只新捕获的鳗鱼。

摄影:Victor J. Blue/Bloomberg

2016年3月24日,行人从美国纽约第五大道上的一幅广告前走过。

摄影:Qilai Shen/Bloomberg

2016年1月6日,水蒸气和烟从位于吉林通化市二道江区的通化钢铁集团公司(Tonghua Iron & Steel Group Co.)厂区升起。

摄影:Qilai Shen/Bloomberg

2016年6月8日,上海迪士尼主题公园正式开园前的试运营中,一位游客指着玩创极速光轮过山车的其他人。

摄影:Jason Alden/Bloomberg

2016年3月1日,第86届日内瓦国际车展(Geneva International Motor Show)在瑞士日内瓦开幕,一位染着七彩莫希干头的观众坐在一辆由塔塔汽车集团(Tata Motors Ltd.)旗下的捷豹路虎分部生产的路虎Evoke敞篷SUV里。

摄影:Kiyoshi Ota/Bloomberg

2016年4月6日,在位于日本大分县中津市的大发汽车九州公司(Daihatsu Motor Kyushu Co.)大分(中津)工厂里,机械臂在生产线上焊接大发汽车的车身骨架。

摄影:Prashanth Vishwanathan/Bloomberg

2016年1月11日,印度新德里,一位行人沿着被雾霾笼罩的铁轨行走。

摄影:Noriko Hayashi/Bloomberg

2016年3月26日,在于日本东京举办的2016年日本动漫展(Anime Japan 2016)上,一位Coser打扮成动漫《美女与战车》(Girls und Panzer)中喀秋莎的样子摆拍。

(Next钢铁盾动态壁纸)

摄影:Qilai Shen/Bloomberg

2016年1月8日,在位于上海周浦的万达影城里,戴着风暴兵面具的星战粉丝在《星球大战:原力觉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首次公开放映前翻看各自的手机。

摄影:Pete Marovich/Bloomberg

2016年2月4日,美国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在华盛顿召开了一次针对处方药价格的听证会,图灵制药有限公司(Turing Pharmaceuticals LLC)前首席执行官马丁·什克雷利(Martin Shkreli)在听证会上做出如此反应。

摄影:Alessia Pierdomenico/Bloomberg

2016年2月8日,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在意大利罗马(总理官邸)基吉宫里接受采访。

摄影:Waseem Obaidi/Bloomberg

2016年1月9日,沙特利雅德市内的法赫德国王高速上车来车往,在车灯轨迹的映照下,由王国控股有限公司(Kingdom Holding Co.)经营的王国塔(The Kingdom Tower)(图中左侧)矗立在高速路边上。

摄影:Billy H.C. Kwok/Bloomberg

2016年2月9日,香港旺角,一名示威者大胆面对警方。

摄影:John Taggart/Bloomberg

2016年7月26日,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 DNC)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市举行,一名代表在自己嘴上贴了一张写有“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的贴纸。

摄影:Daniel Acker/Bloomberg

2016年2月7日,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汉普顿市市政厅内举行的一次活动上,新泽西州州长、共和党2016年总统大选候选人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未在图中)在做演讲,参会人员的身影投在了美国国旗上。

摄影:Tomohiro Ohsumi/Bloomberg

2016年1月29日,日本银行(Bank of Japan)在位于日本东京的央行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正在听记者提问。

摄影:Matthew Lloyd/Bloomberg

2016年2月16日,挪威Seadrill公司(Seadrill Norge AS)经营的西菲尼克斯石油钻井平台(左三)和其他闲置钻井平台矗立在英国克罗默蒂湾港。

摄影:Luke Sharrett/Bloomberg

2016年9月12日,美国肯塔基州莱克星顿的基恩兰赛马场里正在举行幼马销售拍卖会,现在展示的是一匹一两岁的纯种赛马。

摄影:Dado Galdieri/Bloomberg

2016年6月15日,在位于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奥林匹克公园外,建筑工人们还在工作着。

▲摄影:Patrick T. Fallon/Bloomberg

2016年5月27日,在美国加州圣迭哥举行的一次竞选活动中,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上台前从幕布后直视前方。

摄影:Qilai Shen/Bloomberg

2016年3月12日,第12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在会场外的新闻发布会上,一台摄像机的寻像器里出现了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的脸。

摄影:SeongJoon Cho/Bloomberg

2016年2月18日,新加坡的摩天轮在夜间运行,滨海湾金沙酒店(Marina Bay Sands hotel)(左)和位于中央商务区的商业楼宇在夜色中交相辉映。

摄影:Andrew Harrer/Bloomberg

2016年1月10日,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 Co., GM)旗下的别克品牌在于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举行的2016北美国展开幕前举行了一场活动,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在媒体记者前发表讲话。

摄影:Tomohiro Ohsumi/Bloomberg

2016年6月2日晚上,一位山区导游拍摄着硫磺气,这个名为“蓝火”的景观位于印尼西爪哇外南梦的伊真火山上。

摄影:Simon Dawson/Bloomberg

2016年11月2日,英国南安普敦的南安普敦港,赫伯罗德股份公司(Hapag-Lloyd AG)旗下的路德威希快航(Ludwigshafen Express)号集装箱船停靠在由DP世界有限公司(DP World Ltd.)运营的集装箱中转站里,船艏上映射出一道光。

摄影:Qilai Shen/Bloomberg

2016年4月25日,北京国际汽车展举行,车展开始前,一位武警(右)转过头,此时女服务员们正站成几排准备点名。

摄影:Qilai Shen/Bloomberg

2016年9月13日,山西太原市一个路口处,一辆比亚迪E6电动出租车(中)停在车流间。

摄影:Prashanth Vishwanathan/Bloomberg

2016年4月3日,工人们在位于印度西孟加拉省加尔各答的一处道路施工工地上工作。

摄影:Qilai Shen/Bloomberg

2016年5月31日,行人在重庆居民楼前的观景平台上走过。

摄影:Daniel Acker/Bloomberg

2016年4月26日,由维斯塔斯风力系统公司(Vestas Wind Systems A/S)管理的新月岭风电场前,约翰迪尔公司(John Deere & Co.)生产的拖拉机拉着Kinze公司(Kinze Corp.)生产的播种机在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蒂斯基尔瓦的农田里播种。

摄影:Daniel Acker/Bloomberg

2016年7月20日,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nvention, RNC)在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举行,一名来自德州的代表头戴牛仔帽,上面贴着支持2016年共和党总统提名人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贴纸。

摄影:Susana Gonzalez/Bloomberg

2016年1月8日,被全世界通缉的毒品走私犯乔奎因·古兹曼(Joaquin Guzman)由墨西哥安全部队押送回了位于墨西哥墨西哥城的一处海军机库。

摄影:Victor J. Blue/Bloomberg

2016年7月19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在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举行,一位公开持械的支持者在公共广场附近带枪示威。

摄影:Simon Dawson/Bloomberg

2016年7月13日,即将卸任的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和妻子萨曼莎·卡梅伦(Samantha Cameron)在英国伦敦唐宁街10号门外拥抱他们的孩子南希、埃尔文和弗洛伦丝。

摄影:Kiyoshi Ota/Bloomberg

2016年6月29日,索尼公司(Sony Corp.)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平井一夫(Kazuo Hirai)在东京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讲话。

摄影:Justin Chin/Bloomberg

2016年4月6日,香港夜晚云层掩映下灯火通明的居民楼。

摄影:Matthew Lloyd/Bloomberg

2016年4月20日,苏格兰民族党(Scottish National Party)在英国爱丁堡发布了该党的竞选宣言,苏格兰议会成员和苏格兰首席部长、苏格兰民族党党首妮科拉·斯特尔金(Nicola Sturgeon)(中)合影。

摄影:Tim Rue/Bloomberg

2016年8月15日,Dockwise Swift重型海洋工程船将Paceco岸桥的STS龙门架和移动式集装箱吊车的起重机运往美国加州长滩的长滩港。

摄影:Michael Nagle/Bloomberg

2016年6月7日,在位于美国纽约联合国广场50号大楼顶层的豪华公寓里举行了一场泳池派对,一位客人正在泳池边上留影。

摄影:Chris Ratcliffe/Bloomberg

2016年6月30日,英国银行(Bank of England)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在英国伦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做出如是反应。

摄影:Peti Kollanyi/Bloomberg

2016年4月12日,一台由Starship Technologies开发的自动驾驶包裹快递机器人原型机正在沿着爱沙尼亚塔林市的人行道前进,一位行人在走过它之后才看明白它的用途。

摄影:Luke MacGregor/Bloomberg

2016年1月27日,英国伦敦金属交易所(London Metal Exchange)的公开叫价交易大厅里的交易员、文员和经纪人。当天是该交易所位于利德霍尔街的交易所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摄影:Andrew Harrer/Bloomberg

2016年10月9日,第二场总统选举辩论会在位于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举行,2016年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2016年共和党总统提名人唐纳德·特朗普站在台上。

摄影:Pau Barrena/Bloomberg

2016年2月22日,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一名代表在试戴由三星电子(Electronics Co.)生产的Gear VR头戴设备。

摄影:Sanjit Das/Bloomberg

2016年2月25日,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在他位于吉隆坡的办公室里工作。

摄影:Carla Gottgens/Bloomberg

2016年3月16日,一台拖拉机拉着一车橄榄穿行在澳大利亚界弯公司(Boundary Bend Ltd.)位于界弯镇的橄榄林间。

▲摄影:Marlene Awaad/Bloomberg

2016年4月15日,酿酒师卡罗琳•弗雷(Caroline Frey)在法国拉拉贡庄园里拍照时在伞下避雨。

▲摄影:Tomohiro Ohsumi/Bloomberg

2016年5月18日,三菱汽车集团(Mitsubishi Motors Corp.)在位于东京的日本土地、基础设施、交通和旅游部举行新闻发布会,会后离场前,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益子修(Osamu Masuko)(右)和三菱汽车集团总裁相川哲朗(Tetsuro Aikawa)向台下鞠躬。

▲摄影:Michael Nagle/Bloomberg

2016年5月20日,一名交易员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的交易大厅里工作。

▲摄影:Qilai Shen/Bloomberg

2016年4月15日,在位于上海的和硕联合科技集团(Pegatron Corp.)的工厂里,一名监督人员拿着iPad检查参加点名的员工的工牌。

▲摄影:Carlos Becerra/Bloomberg

2016年7月28日,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右)正在挥动一把剑,这是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 PJSC)首席执行官伊格•谢钦(Igor Sechin)送给他的礼物。此前,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etroleos de Venezuela SA, PDVSA)总裁尤洛吉奥•德尔皮诺(Eulogio del Pino)(未在图中)和谢钦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签署了天然气协议。

▲摄影:Taylor Weidman/Bloomberg

2016年3月14日,在位于缅甸曼德勒省莫谷市的宝石矿里,一名矿工沿着台阶向下走去。

▲摄影:Simon Dawson/Bloomberg

2016年6月8日,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后留影。

摄影:SeongJoon Cho/Bloomberg

2016年4月19日,航拍韩国南海郡弥助港的渔民把鳀鱼从架在两艘渔船中间驳船上的渔网里取出来。

摄影:Andrey Rudakov/Bloomberg

2016年2月17日,在俄罗斯萨哈共和国雅库茨克的克雷斯特扬斯基露天市场里,一名食品小贩坐在寒风中的一篮子冻鱼边上抽烟。

摄影:Michael Nagle/Bloomberg

2016年5月10日,在美国纽约举行的一场品鉴会上展出的Foxfire钻石原石。

摄影:Nicolo Filippo Rosso/Bloomberg

2016年9月18日,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of Colombia, FARC)在哥伦比亚埃尔迪亚曼特的亚里平原上举行第10届全国游击队大会,会议期间,一名叛军坐在帐篷里。

▲摄影:David Paul Morris/Bloomberg

2016年9月12日,2016年TechCrunch Disrupt大会旧金山峰会在美国加州旧金山举行,与会人员在会议期间使用笔记本电脑。

摄影:Chris Ratcliffe/Bloomberg

2016年10月4日,英国伯明翰新街车站的镜面外墙里反射出了一位打电话的商务人士。

摄影:Chris Ratcliffe/Bloomberg

2016年5月27日,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 NV)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在英国伦敦留影。

摄影:Waldo Swiegers/Bloomberg

2016年8月10日,在南非米勒公司位于南非开普敦的新地啤酒厂的传送带上,用过的啤酒瓶被送去回收。

▲摄影:Marlene Awaad/Bloomberg

2016年9月29日,在法国巴黎凡尔赛港展览中心举办的巴黎车展上,雷诺集团(Renault SA)在媒体参观日第一天展出了全新雷诺Trezor概念汽车。

▲摄影:Calvin Sit/Bloomberg

2016年6月16日,亿万富翁、CK和记集团有限公司和长江实业地产有限公司主席李嘉诚在中国香港留影。

▲摄影:Marcelo Perez del Carpio/Bloomberg

2016年9月8日,游客乘坐Mi Teleferico红线缆车越过玻利维亚拉巴斯市上空。

▲摄影:Simon Dawson/Bloomberg

2016年6月17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的2016年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进入第二天,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和商业领袖座谈时抬头看。

▲摄影:Chris Ratcliffe/Bloomberg

2016年7月12日,英国内务大臣特蕾莎•梅(Theresa May)在英国伦敦唐宁街10号参加完内阁会议后离开。

▲摄影:Guillermo Arias/Bloomberg

2016年7月11日,墨西哥蒂华纳市郊一处临时存储设施里用过的轮胎。

▲摄影:Daniel Acker/Bloomberg

2016年7月21日,2016年共和党总统提名人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用手势示意。

▲摄影:Kerem Uzel/Bloomberg

2016年7月24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一次支持民主的示威游行中,政治支持者们挥舞着土耳其国旗。

▲摄影:Alessia Pierdomenico/Bloomberg

2016年8月22日,在意大利文托泰内岛附近的意大利航母朱塞佩•加里波第号(Giuseppe Garibaldi)上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会上望向天空。

▲摄影:Taylor Weidman/Bloomberg

2016年7月21日在位于蒙古达尔汗乌勒省洪格尔区大草原、由新秀集团(Newcom Group)旗下清洁能源公司(Clean Energy LLC)经营的Salkhit风电场上,工程师从通用公司生产的风力涡轮发电机的短舱里爬出来。

▲摄影:Waldo Swiegers/Bloomberg

2016年8月18日,南非斯泰伦博斯德莱尔格拉夫庄园(Delaire Graff Estate)里的Botmaskop山顶部的山坡上,工人们修剪葡萄藤,为即将到来的种植季做准备。

摄影:Lula Marques/Bloomberg

2016年8月31日,巴西巴西利亚,当弹劾公投结果确认后,人们上前拥抱巴西前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

▲摄影:Qilai Shen/Bloomberg

2016年8月17日,在上海的一家批发市场里,一名工人正推着挂在钩子上的猪肉往前走。

▲摄影:Luke Sharrett/Bloomberg

2016年9月30日,在位于美国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福特肯塔基卡车工厂里,员工们为一辆福特汽车公司的Super Duty卡车安装发动机。

▲摄影:Jason Alden/Bloomberg

2016年10月17日,在位于英国伦敦泰晤士河畔亨利镇的宝名表业(Bremont Watch Company)总部展出的Wright Flyer腕表的内部构造。

▲摄影:Pete Marovich/Bloomberg

2016年9月20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参议员委员会会议上,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向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首席执行官约翰•施坦普(John Stumpf)提问。

▲摄影:Akio Kon/Bloomberg

2016年10月11日,日本福冈县的博多站铁轨上正在进站的火车。

▲摄影:Luke MacGregor/Bloomberg

2016年5月11日,“英国脱欧”巴士巡游的第一天,前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乘坐一辆“支持脱欧大巴”经过英国埃克塞特。

▲摄影:Chris Ratcliffe/Bloomberg

2016年10月21日,一位上班族走过伦敦桥,背景中是初升的太阳照耀下的伦敦塔桥。

摄影:Daniel Acker/Bloomberg

2016年10月18日,在第三场美国总统竞选辩论于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进行前,游客在暮色中的“Welcome To Fabulous Las Vegas”招牌前自拍。

▲摄影:Susana Gonzalez/Bloomberg

2016年9月27日,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墨西哥瓜达拉哈拉举行的第67届国际宇航大会上演讲。

▲摄影:Andrew Harrer/Bloomberg

2016年9月28日,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听证会上发表证词之后,美联储(U.S. Federal Reserve)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右)和美联储董事会助理琳达•罗伯特森(Linda Robertson)交谈。

▲摄影:Chris Ratcliffe/Bloomberg(Next钢铁盾动态壁纸)

2016年10月7日,英国伦敦,一名交易员停下来、在电脑屏幕上监控差价合约经纪公司ETX Capital的财务数据。

摄影:Andrew Harrer/Bloomberg

2016年9月13日,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在位于华盛顿的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几位参会人士放声大笑,左起分别是2016年共和党副总统提名人迈克•彭斯(Mike Pence),加州共和党人、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威斯康辛民主党人、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以及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民主党人、众议院多数党督导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

▲摄影:Dario Pignatelli/Bloomberg

2016年10月13日,当得知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Bhumibol Adulyadej)去世的消息之后,人们手举他的照片、聚集在泰国曼谷西里拉医院(Siriraj Hospital)外面。

▲摄影:Simon Dawson/Bloomberg

2016年10月17日,英国伦敦皇家司法院(Royal Courts of Justice)外,一位抗议者举着牌子扰乱一场亲欧示威。摄影:Simon Dawson/Bloomberg

▲摄影:Dado Galdieri/Bloomberg

2016年1月5日,数千民众聚集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的伊帕内玛海滩上。

编辑:刘馨蔚、王一然

翻译:任文科

回复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特朗普团队丨“避税大师”苹果 丨悲观预测丨纯电商将死

MBA学位的代价丨许小年丨太空垃圾丨中国海外收购丨离奇谋杀案

......

特朗普赞普京:我知道他是个聪明人

奥巴马警告特朗普:别太出格 |视频

尽在《商业周刊/中文版》App

长按识别二维码,速速下载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为什么伊朗要花巨资引进中国坦克技术?原因是这

人们往往喜欢选取有几种代表性的军工产品做为样本来评估一个国家的工业水平,其中,坦克例来为入选最多的产品,因为它身上集中到了许多门类的技术,钢铁、发动机、机械加工等等。 由于坦克的重要地位,各国都非常重点,几乎各国都有装备,列装数量过千的国家也不少,但是能够生产坦克却不多,能自行研制坦克的国家更少,近年又有几个国家加入了坦克制造国行列,其中伊朗的情况最特别。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伊朗在1979年以前,向美国、英国等购买了大量坦克,成为海湾地区的第一坦克大国,但没有制造能力,只有一家坦克修理工厂,到了90代初,才增加到3家,仅具备制造装甲车,及多数坦克部件的能力,后来从引进了T72生产许可证,进行仿制生产。 大约在90年代中后期,伊朗已具体了组装生产T72的能力,其国产率也逐步提高,但是其产量不高,伊朗反而对继续改进现有型号的坦克兴趣很大。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多伊朗拥有大量的老式坦克,有美式,英式,俄T系列坦克,也有中国制造的59式,69式。如果全部以新式坦克代替,那么在经济上根本承受不起,再说了,这些老式坦克的性能依然不错,弃之可惜,也因此一直在进行各种改装工作。

年以来,伊朗先后研发了多型坦克,也许按现代的标准,技术水平并不高,别看它拥有T72的技术,但是新坦克却一股浓重的美式风格,大量采用M60或M48的设计,甚至相当早期的设计。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最近,伊朗举办了一次展示会,让大家见识了一下,其对老式坦克的改装成果。其中,Tiam型坦克,明显是美制M47底盘换上中国69式坦克的炮塔,再加一次新的105毫米坦克和全新的火控系统,以在火炮外护盾结构,加了接触式反应装甲。 M47属于伊朗拥有数量相当多的坦克,69式坦克也不少,只不过这门新坦克炮,让人有点意外,疑似为中国94式105毫米线坦克炮,北约制式L-7型坦克炮的中国加强版,主要采用加长炮管,以提高初速。据称该炮的威力基本达到了105毫米坦克炮的极限。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伊朗一直对中国的军工技术兴趣很大,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不仅从中国进口各类装备,还引入好许多军工技术。伊朗受技术基础所限,发展军备时离不开国外技术的帮助,这方面也只能求帮于中国。

据说,中国帮助伊朗建立了一个坦克大修厂,后来升级制造工厂。 伊朗非常重视发展国防工业,愿意花巨资引进技术,其中的主要来源就是中国,其许多军工产品身上都拥有浓重的中国色彩。如今它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果,仅在坦克装甲车领域内,基本已经能生产坦克的全部零部件,也拥有一定的开发和生产能力。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伊朗所表现出的对掌握技术的渴望与积极消化吸收的态度,这些照片无不显现其,其务实与进取之心,这绝非一般国家能比,其谋求发展的苦心,令人尊敬,也许它应称为最好的学生。

(Next钢铁盾动态壁纸)

中国99坦克上位!打乱了全球坦克排行榜

中国99主战坦克的防护能力令人印象深刻。不过,外国人的一项世界十大坦克的排名,却出乎意料。外网友在视频网站上上传的《世界十大最佳主战坦克》中,中国坦克居然居最末,连印度阿三的阿琼坦克都不如。

据了解,中国99式坦克具备优异的防弹外型,其炮塔和车体均采用复合装甲,抗弹能力成倍提高,是中国陆军装甲师和机步师的主要突击力量,被称为中国的陆战王牌的第三代主战坦克,其强大的火力性能和综合性能为其赢得了称赞。

在火力上,99式与M1A2基本相当,可能超过俄罗斯的T-90。火控系统方面,得益国内电子工业的进步,99式也达到M1A2的水平,超过T-90。但是M1A2升级至M1A2SEP后,在信息化方面仍强于99式,当然车载信息共享系统涉及到整个陆军、乃至三军作战体系的联网,进行单车比较并不适宜。

国外网友在视频网站上传了《世界十大最佳主战坦克》排名,点击量达到70万。在排名中,从第十到第一分别是:中国99式主战坦克、印度阿琼主战坦克、日本10式主战坦克、意大利C1公羊主战坦克、俄罗斯T-90主战坦克、法国勒克莱尔主战坦克、以色列梅卡瓦主战坦克、英国挑战者2主战坦克、德国豹2A6主战坦克、美国M1A1主战坦克。

据现有的资料来分析,99大改坦克性能达到了相当惊人的水平,在机动性方面其与豹2、M1A2(M1系列制动能力较弱,但得益于燃气轮机其加速性为世界最强水平)、勒克莱尔相当,火力和火控系统则与M1A2相当,在防护性上则处于遥遥领先水平。在当今世界坦克排行榜上,客观的说已经可以占据世界第一的水平。

中国99式坦克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Next钢铁盾动态壁纸)

99式主战坦克,是ZTZ-99式主战坦克的简称,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的新一代主战坦克。

99式主战坦克主要由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第二〇一研究所研制,中国北方工业公司生产,具备优异的防护外型,大量采用复合装甲,融合新时代信息化作战技术,是中国陆军装甲师和机步师的主要突击力量。

由于总体上99式坦克公开的信息有限,不好多做评价,我国坦克发展至此,已经相当程度地跳出了俄系坦克的影响,整体技术水平也日益精进;然而,我国的装甲、冶金、电子、引擎传动等技术仍相对落后,所以外界多半认为99式改进型的综合战力较同时期西方最顶尖坦克仍略逊一筹。至于进一步改良的99A2,外界所知依旧十分有限。未来我国新一代主战坦克发展将采用高低搭配的模式,以数量较多但较便宜的96式主战坦克(动力、射控与装甲略逊于99式)为骨干,较昂贵的99改进型以及后继的99A2则仅做重点部署。

印度陆军国产阿琼MK-1型主战坦克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阿琼主战坦克是印度国产的第一种现代化主战坦克。

由于德国是阿琼主战坦克的主要国外协助,所以在设计上阿琼的整体和外观与早期型的德制豹2主战坦克十分类似,尤其是其构型方正的炮塔。动力上阿琼采用德制MTU 838 Ka 501 V型10缸柴油机,改良自豹1主战坦克,武装上阿琼采用印度火炮开发部(ERDE)的120mm线膛炮,采用分离式装药系统。

与印度其他国产装备一样,阿琼主战坦克研制实验历时整整三十年,创下了世界坦克研制时长之最,但也只是诞生了一个勉强的结果。虽然是印度第一次从头整合研发现代化主战坦克、欠缺经验与技术实力,更多的还是需要归咎于印度差劲的国防管理和印度高层的反覆犹疑。

印度阿琼主战坦克从1974年正式启动研发,从阿琼MK1升级到阿琼MK2,几乎全部关键子系统都采用进口产品,所谓"国产"只是进行整车设计、部件整合工作。这导致其单价高达800多万美元,位列全球主战坦克之首,约是印军现役最先进T-90S坦克的3倍。这些组装起来的进口部件能否发挥出应用的功能先放在一边,仅这个单价就已远远超出印度军费的承受能力。

“阿琼”MK2的动力从“阿琼”的1400马力提高到1500马力,功率提升只有可怜的7%,还要把德国发动机换成可靠性更差的国产发动机。

这样升级出来的坦克在设计上就软弱、多病。

即便“阿琼”MK2项目能够达到设计指标,依然不足以对抗巴基斯坦的MBT-2000。考虑到“阿琼”项目历来的失败效应,单价高达802万美元的“阿琼”MK2很可能要延续之前的惯用说法:“我们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我们的性能还不够完善,我们将很快改进它,我们将取得更大的进展。”

日本国产10式主战坦克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10式主战坦克以“新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为基础所开发,项目被命名为“TK-X”,2002年制造出第一台原型车,2008年2月13日正式公开,2012年1月开始正式服役于日本陆上自卫队。10式坦克采用了多种革命性新技术,自诞生之日就起在世界坦克排行榜一直有很高的名次。

90年代冷战结束后,原本日本担心苏联陆军渡海登陆的威胁不再,也导致主战坦克在日本本土防务的重要性下降。在平成16年度(2004年)制订的防卫计划大纲中, 日本将陆上自卫队的主战坦克数量由900辆大砍至600辆左右,代之以更轻型、更具机动力与任务弹性的快速反应部队编制,在2010年12月17日由日本内阁通过的新版防卫大纲(第三次修改)之中,再进一步将陆上自卫队的坦克总数由600辆删减为400辆,向来是陆上自卫队防御重心的北海道兵力将有所删减,陆上自卫队的防守重点转移到日本西南诸岛,并强调“对突发事态的立即反应”,即所谓的“动态防御”。

由于先前的90式主战坦克总共生产341辆,因此现阶段防卫省打算在2011至2015年购置68辆陆上自卫队平成23(2011年)至平成27年度(2015年)购买68辆10式坦克之后,如果不开始把现役90式替换,就会达到新防卫大纲中日本陆上自卫队的坦克额定数量;而届时日本是否会继续购买10式来逐步替换既有的90式,仍不得而知。

意大利C1公羊主战坦克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C1公羊主战坦克(C1 Ariete MBT)是意大利陆军的第三世代主战坦克。由意大利国内自行研制与生产,并于1995年开始服役至今。公羊”坦克作为意大利装甲部队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于1986年设计完成。1988年与其他的战车一起通过了意大利军队的全面测试。“公羊”坦克装一门意大利生产的120毫米滑膛炮,采用复合装甲,并可挂装反应式装甲,炮塔正面倾斜角度较大,外形很像美国的M1A1主战坦克。

在近几年的国际武器组织的“世界坦克排行榜”中,“公羊”主战坦克大多在第8-10名徘徊。这说明“公羊”与M1A2、“豹”2A5等大牌主战坦克相比,性能上还有差距。虽然排名总是靠后,但这种意大利的国产货能在前十名占有一席之地,说明它还是一种性能不错、有一定战斗力的第三代坦克。

与当今最新型的主战坦克相比,“公羊”的各项性能一点也不突出,只有战斗全重比较小,为48吨左右,堪称西方第3代主战坦克中最轻型的一员了,因而其机动性能较好。不过,先进坦克该有的东西,如热成像夜视仪、稳像式火控系统、复合装甲、120毫米滑膛炮、自动灭火抑爆装置等等,“公羊”身上一个也不少。就凭这一点,“公羊”仍可以跻身先进坦克行列。

意大利原本并不是坦克研制的强国,自己军队用的也一直是进口产品。

所以在“公羊”的研制过程中,尽量采用成熟技术和工艺,以缩短研制进度和风险。

这些措施使意大利一下子站在了世界坦克工业的前列,并为今后研制更先进型号打下基础。

事实也正是如此,前不久,意大利军方推出了“公羊”的出口型号,整体性能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具备了在国际市场上参与激烈竞争的能力。

俄罗斯T-90A型主战坦克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T-90主战坦克是俄罗斯研制的主战坦克。它的车体改良自T-72,早期的炮塔是与T-72类似的铸造炮塔,但后期的炮塔则是重新设计的焊接炮塔,火控则采用T-80U的火控系统。它主要为对付当时北约的威胁而研制,几乎全部都部署在与北约靠近的战区,一直作为苏联本土的防御性武器使用,近几年才出口到印度。

冷战时期,苏联陆军曾有主战坦克5万辆之多,其中T-90是在役的最新型主战坦克。在它之前,苏联还有几种主战坦克也相当出名,而且它们之间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血缘关系,外形也差不多,但是内部千差万别,性能和稳定性也有根本性的区别。苏联从实战和经济角度出发,又以T-80和T-72为基础,发展出了T-90主战坦克,但采用T-80U的火控系统。

其实在研制初期T-90主战坦克也是T-72的一种改进型,代号T-72BU,但由于使用了T-80的部分先进技术,性能有很大提升,只是为了洗脱在海湾战争里T-72坦克留下的糟糕名声,不至于影响出口,重新命名为T-90。它主要采用了T-72BM坦克的装甲防护系统和T-80坦克先进的火控系统,战斗全重46.5吨,乘员3人,发动机功率840千瓦,最大公路行驶时速65公里每小时,最大行程600千米。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勒克莱尔主战坦克是法国GIAT(现Nexter)集团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为法国陆军研制的新一代主战坦克。

命名为勒克莱尔以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首先率军进入巴黎的法国陆军名将菲利普·勒克莱尔元帅。

勒克莱尔主战坦克被誉为“全球第一种第四代主战坦克”,它的报价也一样让M1A2、豹2A5/A6与英国挑战者2等望尘莫及,放眼全球仅有日本的90式主战坦克的造价与勒克莱尔媲美。

以色列梅卡瓦IV型主战坦克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梅卡瓦”坦克已发展了四代(分别为MK1、MK2、MK3、MK4),是当今世界经历实战次数最多的主战坦克。纵览以色列“梅卡瓦”系列主战坦克的研发历程,可以说,“梅卡瓦”每一步的发展,都凝聚着一场场战争中血与火的经验教训。

“梅卡瓦”,这个在世界坦克家族中如雷贯耳的品牌将要成为历史了。据美国《防务新闻》15日报道,以色列国防部2007年召集产业界领袖,就关闭所有“梅卡瓦”坦克生产设施一事进行协商。以军高层认为,“梅卡瓦”坦克质量再高,也无法掩盖其致命缺陷,2006年该坦克在黎巴嫩南部战场上的糟糕表现已证明这一点。以色列国防部认为,在现代战争中,坦克不再起决定性作用,而且在战场上的表现也不如人意,因此决定决定提前于2007年上半年完成正在执行的梅卡瓦MK.4坦克生产项目,2009年开始淘汰服役最长的梅卡瓦MK.2和MK.3型坦克。根据以色列陆军的未来改革计划,以陆军的装甲规模将进一步缩小,会装备更多的重型步兵战车和自行火炮,加强其机械化程度。

据以色列媒体报道,以国防军早就想拿“梅卡瓦”坦克开刀了,因为以军高层深受美国陆军转型的影响,倾心于“轻型信息化陆军”建设,总参谋部里喜欢美制“斯塔瑞克”轮式战车的人,远比钟情“梅卡瓦”坦克的人多。而2006年以军与黎巴嫩真主党作战失利,正好是“倒梅卡瓦派”的一个契机。

在战争期间,共有500多枚真主党发射的反坦克导弹击中梅卡瓦坦克,导致47辆坦克彻底损毁,33名装甲兵死亡,阿拉伯媒体“忽悠”得更神,认为至少有125辆“梅卡瓦”坦克命丧黄泉。

但以色列媒体援引“梅卡瓦”坦克国家制造项目负责人的消息指出,以军共投入400辆“梅卡瓦”坦克参战,结果只有52辆被击中,其中22辆坦克受到反坦克导弹的贯穿性损害,造成23名装甲兵死亡,这个比例远比1982年黎巴嫩战争时期要低。 “梅卡瓦”坦克的生死大权掌握在国防部官员手里,他们不想让梅卡瓦坦克的“神话”继续下去,再真实的战场数据也救不了梅卡瓦的命运,正所谓“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英国挑战者2主战坦克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挑战者2主战坦克采用了TN54传动装置、1533数据总线、新型电子部件及新型火控部件。主炮为新型L30高膛压坦克线膛炮,能对付任何移动目标。弹药贮藏在炮塔底圈下面。装备有第2代“乔巴姆”装甲

挑战者2坦克为英国公司阿尔维斯·维克斯(Alvis Vickers)所生产的一款主战坦克,是以挑战者为名的第三种车型。第一种车型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制造的Mk VIII挑战者巡航坦克(克伦威尔坦克衍生型),而第二种车型则是现身于海湾战争的挑战者1坦克。虽然挑战者2的设计由挑战者1所衍生出来,但只有5%的机件可共用。而新的挑战者2则取代了英国陆军及阿曼皇家陆军中旧有的挑战者1。

英国在1991年订购了127辆挑战者2坦克,并在1994年再订购另外259辆。阿曼则在1993年订购了18辆挑战者2坦克,及后在1997年购买20辆同类型坦克,预计挑战者2坦克会服役至2035年。

德国国防军豹IIA6主战坦克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德国“豹”2A6主战坦克是世界上火力最强的坦克之一。它使用的新型火炮穿甲弹,与上一代相比,具体短程远,精度高,穿甲能力更强的特点。

在国际上进行的坦克火力对比试验中,“豹”2A6坦克的火力和穿透力方面表现不俗。

它的车长和炮长的观瞄、炮控装置都有冗余装置,能保证在各种气候条件下作战时作出迅速反应。

火控系统与指挥系统紧密连接,即使在决战时遇到数量占优势的敌人,坦克也明显处于最佳状态。该坦克火控系统先进,反应时间6秒。

在信息化方面,即指管通情方面,“豹”2A6坦克能以数据链将各车的情报综合起来,搭配导航系统(GPS)和电子地图。

在彩色显示器上清楚地标示周边敌我位置、战场情报及补给地点,并进而规划行进线路、组织进攻或防守,乃至与预先制定作战计划等。

该系统能让各车在第一时间内获得明确完整的战场信息,使部队易于集结部署、以最佳路线前进,并在最短时间内部署至到位。

美军M1A2 SEP主战坦克

点击图片进入下—页

美国陆军现阶段最终的目标是将所有的M1系列坦克改进成为M1A2SEP型。SEP是英文:System Enhanced Package(系统增强组件)的缩写。

美国美国陆军坦克汽车与军械司令部已宣布,通用动力公司下属的通用动力公司地面系统分部获得了一项价值2240万美元的合同。该公司将修理和升级111辆 M1A2 SEP“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这项工作在俄亥俄州利马的联合系统制造中心进行,于2005年7月30日之前完成。升级后的坦克装备美国陆军第3装甲骑兵团。

M1A2 SEP“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是“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的最新型和最先进的型号,装备了二代热成像系统、车长独立热成像仪、真彩平面显示仪、数字化地形图、热控制系统和最新的数字化指挥、控制、通信装备。在国际武器评估小组日前公布的其对各国现役主战坦克的最新排名中,通过对坦克机动性能、火控系统和防护水平等方面的综合评估,M1A2 SEP“艾布拉姆斯”再次蝉联了世界最强坦克的称号。

M1A2 SEP(系统增强计划)“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是美军二十一世纪军力计划陆军数字战场的核心,是美军现役最先进的数字化坦克。M1A2 SEP是M1A2的改进版本,在控制系统,毁伤性能和可靠性上有了很大的改进。而包括了车际信息系统和21世纪旅及旅以下部队战斗指挥系统的数字化指挥系统是其灵魂所在。

点击图片进入下—篇

车际信息系统能在整个装甲部队内实时传送己方、敌方坦克的位置和行动数据,在车长的显示器上,能看到敌友各方的配置和行动。更高一级战斗情报的获取则得力于21世纪旅及旅以下部队战斗指挥系统。 但在伊拉克战场上,仍有一辆M1A2 SEP“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在作战时被不明爆炸物炸毁,坦克上的两名士兵被炸死,一人受伤。不明爆炸物发出的巨大爆炸力将 近70吨重的M1A2 SEP掀翻。

M1A2SEP的先进主要先进在SEP上。SEP是系统组件的英文缩写,涉及观瞄、火控、武器、动力、通信、防护和车辆管理等多个方面。有些组件的先进性不容小觑。

如车长独立瞄准镜组件具有“猎-歼”能力。通过这种瞄准镜,即使炮长正在对敌坦克目标进行瞄准,车长也能搜索和瞄准新的目标,直接用手柄便能超越炮长进行火炮射击。再如热管理系统组件能确保乘员舱的温度在35℃以下,电子设备的温度在52 ℃以下,这对维持乘员健康身体状态和保护精密电子设备起着重要作用。

第二代前视红外夜视仪组件也是M1A2SEP坦克上一个很突出的技术亮点。它的夜视能力比海湾战争中的M1A1有很大的提高。M1A1的最大探测距离为4公里,而M 1A2SEP达到了6.8公里。第二代前视红外夜视仪实行宽视场和窄视场转换,放大倍率可选择3倍、6倍、13倍、25倍乃至50倍,比M1A1第一代前视红外夜视仪放大率只能在3倍和10倍之间转换要强多了。在执行监视任务时,M1A2SEP的前视红外夜视仪可用低倍率来确保宽的视场和清楚的目标图像。在对目标进行敌友识别时用窄视场,M1A2SEP可采用50倍放大倍率去辨别目标特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一.英雄联盟 钢铁意志潘森壁纸



二.求蜘蛛侠这张钢铁战衣的壁纸 完整高清没水印


请在此输入您的回答


三.高达VS高达Next Plus有盾机体怎么使用盾

有两种盾,防御都是方向键或摇杆下+上发动,按住上可以延怠碃糙度孬道茬权长护长发动时间, 防御是个很好的技能,打BOSS很有用

麻烦采纳,谢谢!



四.小米4手机,想换成next桌面,怎么更改为默认系统桌面?

你的手机是V6系统吗?根据我的提示自己找。打开手机设置。。。从最下面开始找筏窢摧喝诋估搓台掸郡。。。。应用程序打开。。。。在手机的中间下面。。。。默认程序设置。。。。。。里面第一项就是桌面的默认设置。。。。进入后选择你安装的那个桌面,这样回到桌面时就是你选择的桌面了。


五.暗黑3钢铁之肤和盾闪怎么同时存在

这两个技能基本是豆角都要带的,你按下ES筏耿摧际诋宦搓为掸力C,点选项,然后游戏设定,右边一排有个自选模式,你把勾打上,就可以自己设置技能栏。


Next钢铁盾动态壁纸 2016年那些被遗忘的新闻角落,我们打算用图片讲完故事由美文导刊网(www.eorder.net.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eorder.net.cn/pic36229/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eorder.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导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