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 > 伤感 > 正文
文章正文

踩着碎梦:最后的思念_梦里思念情人的诗词,思念与梦情感语句

美文 > 伤感 > :踩着碎梦:最后的思念_梦里思念情人的诗词,思念与梦情感语句是由美文导刊网(www.eorder.net.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踩着碎梦:最后的思念_梦里思念情人的诗词,思念与梦情感语句的正文:

是敲成感性的文字后输入QQ里的留言?还是编制成缠绵的手机短信,去按动那久不拨打的号键?我该如何传寄给你——这最后的思念?

这思念原本属于你、我所共有,可如今,你却独将它遗落给我,成为我另一个忧郁的影子。

我知道,假如这最后的思念终止,你也将会完全地从我的记忆深处被抹去。然而,我是无法忘记你的!这最后的思念如同每逢入夜的犬吠,已凄哀地滞缠在我那已失去热情灵魂深处。

午夜里,我无聊地翻阅起自己的博客。我发现,在那些所有抒情的文字里,有你太多的影子。在那些心动的文字里,融入了太多有关你的情愫所编织出风花雪月。迄今,那些情愫之于我,也依旧无法在每个月圆之夜化为嫦娥袖底的轻风,淡化成月上西楼为赋新词而强说愁的轻愁,它终于呼号成寒冬时节里凛冽的北风,席卷起漫天飞舞的雪花,刀子般的刻改着我青春的容颜,浸染着我青丝韶发!

从文字里的风花雪月到心头堆积的隆冬皑雪,我知道,我已走过了一个漫长的心灵里程。旁人根本无法丈量出这个里程迂回的长度,我只能一个人——在冷暖自知中走下去!

又是个心事骚动的黄昏,我沿着人迹罕至的田埂小径,从城里漫步到了乡间。我看着那些月光下袅娜漫舞的炊烟,在无拘的夜穹下、在抽象的臆想中信笔图鸿。我的心头又难免地升腾起缕缕对你绵延的思念,牵扯出如丝如缕思绪的彩线,织出一幅若真若幻的风景,我们曾在这道迷人的虚拟的景致中意外地相逢。那些曾令我、至今也依然令我心迷神醉的风景铺陈在长长的记忆隧道里,在你、我相逢的起点就与我偶然相遇,并成为我生命和爱情幽廊里生趣盎然的点绘!如今,我猝然回首,却发现它已跌落在变幻莫测的爱途,一如断线的风筝:在失去牵挂重心的同时,连同那道叮咚溢爱的春流一起冰封!

在炙人的爱情赤道,我们焚尽所有私欲的火苗后,各自退返回相互冷峙的极点。可幽冥的夜半,我那最后一根思念的心弦分明又被回忆的琴锤敲醒。我不得不呵尽我所有情感的热能去暂融那层已冰结了窗花,让目光穿过用途经了的爱的经纬编织的篱笆,隔着夜、隔着梦去追随一个渐行渐远了的背影。

我不是一个天才的雕塑师,趁着思念为生命随奏的琴音没有终止,我随意掬起一捧萤洁的雪花,杂乱堆砌,竟意想不到地又雕塑成了你的姿容。那惟妙惟肖的神态正对我嗔怪,或对我眉目传情。是什么潮湿了我的双眼?难道是溶蚀了雪塑又在怀念的夜空下融化,再度地为我孤寂而疲惫的旅途川流不息?绵延的琴音又在我膨胀的血脉里敲门!

思念锁被最后一次开启,我原本就有一把冷漠的钥匙。于是,我再次将被思念萌动的心五花大绑地囚回独处的蜗居。是什么在不停地噬咬我?咬得我越来越痛!

记得你曾自信地对我说,遇到你是我今生注定的劫数!难道你真是蚂蚁幻成了公主的人形,来对我施以爱情的诅咒?这咒语将何时被解除?

今年的春节,我决定一个人过。我知会了所有热心预约了我的亲友,我告诉他们:春节,我将去旅行。这不过是虚伪的谎言。其实,我是备足所有的生活必需品,将自己锁进了足不出户的幽室。可臆想的远行却真地在寂寞里实施。这是寻找真爱的远行!它从未在真实中起步,也不曾在意念里终止!只是我不知:如今,在那个我从未涉足的城市,是否还有笑颜如花灯盏地相迎和你盈睫泪意期盼?

或许再真挚的情感在时间的原野里燃烧,也是浓烟大于星火的微叹!火光已渐歇渐止。在逐步冷却的余温中,我依旧无法摇举起未老先衰的大旗,在仕途上稳打根基;也依旧无法把在无情的商场里的争名夺利视为我最圣洁的图腾。用最后的思念挑举起回忆的纯度和深度,仍可红肿我执着的双眼,凝望一碧爱川,忘己捐躯!

谁在我爱情的信念里敲门?她独自敲了那么久!

在辞旧迎新的爆竹声中,我似乎又听到了那残雪冰滴地召唤,她姗姗地走来,退却了冬的脚步。让灵魂游走出蜗囚的躯壳,漫步田野和山岗,是什么在残雪中挺起闪亮的芽尖?和心事一起萌绿的并非只是这遍及眼帘的春事。分明还有那脆生生、绿萌萌思念,像一声忧愁的轻叹,铺染了我新岁的心园。

踩着碎梦:最后的思念_梦里思念情人的诗词,思念与梦情感语句由美文导刊网(www.eorder.net.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eorder.net.cn/meiwen4620/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eorder.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导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