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 > 名家 > 正文
文章正文

凤王子:暗恋_冷酷王子暗恋冷傲公主,冰山王子的暗恋

美文 > 名家 > :凤王子:暗恋_冷酷王子暗恋冷傲公主,冰山王子的暗恋是由美文导刊网(www.eorder.net.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凤王子:暗恋_冷酷王子暗恋冷傲公主,冰山王子的暗恋的正文:

这家伙竟然连一句安慰人的煽情话都不向我说,真是欺人太甚。其实,人在感情上受伤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是最需要人安慰的。

我小心翼翼地在新的日记本的第一页写下一句斩钉截铁的话:排除一切杂念,备战高考。写完这句话后,我的内心里突然呈现出一片前所未有的悲凉。我抬头便看见她哭泣的脸。她用细巧的手指抿着嘴唇,带着一点俏皮的倔强,眼睛红红,只是并未有一丝憔悴,可是我的内心在那一刹那却溢满疼惜。在我抬头的这一刹那,我们的目光瞬间交汇,毫无征兆。我赶紧低下头去,然后她轻轻地在我前面坐下来,翻开书,伏案,静静地做起习题,期间未说一句话,彼此相安无事,一切一切太平得相当不靠谱。

可是,这时间、空气、还有我突然就变得黏稠起来,暧昧不清地纠缠在一起,所有的思路在那么一瞬间戛然而止。我心烦意乱地做着物理习题,这样心烦意乱的心情直接导致物理习题上的那些文字和公式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那些越来越模糊不清的公式和文字更加导致了我的心烦意乱。我若无其事地擦去眼角的泪滴,然后耍帅地给管子一拳。管子莫名其妙地看看我,又莫名其妙地看看教室的前后门和她,然后又莫名其妙地继续做题。整个事情发展下来不过一分钟,却让管子就这样给莫名其妙地蒸发掉了。

这家伙竟然连一句安慰人的煽情话都不向我说,真是欺人太甚。其实,人在感情上受伤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是最需要人安慰的。

现在是晚自习,班级里突然一阵骚动,又突然安静下来,像一场暗涌,还未兴风作浪,就戛然而止。接着就是傍晚余热的烦躁和纸与笔之间的沙沙声,夹杂着空气里的浮尘,飘过来,又飘过去,就像我现在的心情一样,拉回来,又飞出去。

我知道她刚从办主任的办公室回来,我也知道她这次考试考得有点糟糕。实际上,我们班级在这次考试中集体败北。我也早已经被班主任列入跌幅最大的人员名单。大家在这次相当重大的期中考试中集体败北,牺牲在所难免。她是班上的尖子生,又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所以,不免要成为班主任首先开涮的对象。在我们这个班级里,你要是有实力,并且身居要职,只要你没考出理想的成绩,那么,首先被开刀就一定是你。这已经是一个铁定的事实和定理。最简单的,就像没有摩擦力,我们将寸步难行一样,颠扑不破。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心照不宣而又各怀鬼胎。以免自己那天挨批而被落井下石。

可是,这又是什么鬼理论呢?

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给自己的理由都无法说服自己。这样的理由显得那样牵强。我把物理试题搁置在一旁,平心静气东挪西凑地找理由来说服自己,好让自己赶紧从中逃脱出来,免得愈陷愈深。大家在这个时候都在选择明哲保身。当然,我也不例外。因为,我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一伟大的人。可是,我越想摆脱,心就被撕扯得越痛。我想我是疯了。

只是的只是,她应该还不知道,她这样轻轻地哭泣一下,我却要难过上好多好多天。

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偷偷地喜欢她,没有时间,没有地点,没有起因,没有事件,只有空落落的两个人,但暗恋这件事情还是发生了。虽然它既不轰轰烈烈,也不凄凄惨惨。但它还真就是这样顺理成章地发生了,就像你纵有百般武艺,却依旧无法阻止这时间悄然流转一样,无可奈何。

我起初曾这样理直气壮地跟管子说的时候,管子睁大眼睛半信半疑地说,你小子疯啦。她学习那么好,你怎么能暗恋她呢?

有谁规定她学习好,我就不能暗恋她。我不屑一顾地撇撇嘴。

倒也是啊,你那么有才华,写封花言巧语的情书,再弄束精致的玫瑰,到时候,还不感动死她。管子嬉皮笑脸地说,跟你开玩笑啦。

坐在我前面的这个女孩子,这个我暗恋了一百一十八天零十四个小时又五十八分的女孩子,她叫杨姝妤,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她是我们班的招牌人物,年级前五十名的常客。在我们学校,在我们这个年级的二十五个班近两千五百人里能进前五十名是什么概念,我可以跟你很不夸张地讲,只要她保持住,清华北大不敢说,其余一流大学她可以随便挑了。这样你足以知道她的优秀了吧。当然,从另一角度也可反映出我们学校的厉害程度。同样也可以看出我们学校人满为患。一间普通的教室要坐下近一百人,怎样坐?有很多班级的学生的课桌都排在讲台后面了。当时就流行一种很搞笑的说法,说我们一个年级的学生人数相当于九中全校的学生人数。大家总是在说人口众多啊竞争激烈呀,单从生源上就可以看出这种现象,我们学校是一中,二中三中,依次排下去,还有八中九中…而这仅仅只是个县城哦,那一个地区呢?那一个省呢?那将是一个多么庞大数字,想想就不免让人毛骨悚然。

从何时开始住进了我的心底

从何时开始那天空的颜色是粉红的

就算在你的面前装作不是那样

回过头我却总是在想象着

为了向你告白

不会让你漂亮的眼睛含一滴泪

是否该微笑着将你装在心中

还是装作不知道地藏起

想藏起我悸动的心而转身

心却总是不能随意摆动

……

我们男生宿舍楼和对面相邻的女生宿舍楼无法相提并论。我们的天台才仅相当于她们的五楼而已。每个惶惶不可终日的晚自习结束后,我们都会疲惫不堪地到天台上去吹风,看这座小城被一种粉红色的光芒笼罩着,朦胧而静谧。看路边的橘黄色的路灯死命地撑出一片光芒,黯然神伤的背后隐藏着一个怎样不为人知的童话。每一次熄灯铃响过之后,我都会默默地对着对面的某个寝室说一声晚安。然后,才慢慢地转身静静地离开,身后留下一个无比空旷天台和浓重的夜色。

我总是反复地在问,我们是不是真的就这样不曾发生一些故事,是不是就这样一转身就要万水千山?

我不敢想象,多年以后,我也会成为一个故事里的人,也会有人来到这里看这座小城的夜色。只是,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知道有这样一个故事。每天晚上,在这里都会有一个男孩对着对面楼里一个他暗恋女孩说晚安。他是一个那么容易幸福的人,一个那么轻易就被时间带走的人。

如果你不了解我编织的谎话

当我转身离开

只是有点厌倦回家

带着我悲伤的爱情悄悄离开

在下雨的异乡夜的梦中醒来……

我偶尔会问她问题,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她总是很认真很耐心地给你讲每一个细节。我很喜欢她认真思考问题的表情。她写着一手很隽秀的楷体字。她脸颊上有一颗小痦子。她笑的时候总是用手指抿着嘴唇。她住在我们寝室对面女寝的五楼。她家离学校很远……我想我是疯了。关于她的一些事情,我可以写很多很多。但是,现实就是这样子,有些事情偏偏是你喜欢做得但偏偏你又做不得。有些事情偏偏是你不喜欢做得但偏偏你又不得不做。

就像我们现在的高一二十一班一样,为了一句很白痴的话,一大部分人面红耳赤,就像上紧了的发条一样,憋着一股劲儿。

我现在在高一,这样就可以看出我之前在日记本上写那句话时有多么的悲伤和无奈。而我写这句已经被浓缩了的话的灵感完全来自于我们化学老师在这次考后总结中用掉了半节课的时间来阐明的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竞争如此激烈,从现在开始就要为高考做好一切准备。我一直记得化学老师在阐述这个道理的时候,那种严肃的表情,一种前所未有的表情,压根儿就不像平时的他,大家突然都变得诚惶诚恐起来,一种跟死亡一样的气息瞬间笼罩着我们这个狭小的班级。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事实,板上钉钉的事实。但我还是喜欢平时的他。教我们化学的这个老师是一个挺胖的秃顶老头,戴着一副很是耀眼的大方镜,那样的憨态像极了香港著名导演王晶。我最喜欢他喝醉酒的时候,在讲台上,拿着粉笔,扶着黑板,仍东倒西歪地去配怎么也配不平的一个原本很简单的化学方程式。教室里嘻哈一片。那个时候她也会笑,很会心的那种笑。我很喜欢这个样子,一种很温馨的画面。那个时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个魔法的时刻。

凤王子:暗恋_冷酷王子暗恋冷傲公主,冰山王子的暗恋由美文导刊网(www.eorder.net.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eorder.net.cn/meiwen14934/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eorder.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导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