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 > 校园 > 正文
文章正文

彭建华:吵架_彭建华,攀枝花彭建华

美文 > 校园 > :彭建华:吵架_彭建华,攀枝花彭建华是由美文导刊网(www.eorder.net.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彭建华:吵架_彭建华,攀枝花彭建华的正文:

编者按:吵架现象哪里都有,不论乡下还是城里。吵架也并非全是坏事,可以说它是辩论的一种变异,或者说是一种过激了的辩论,是对事理的一种探求,是不同观点、思想的一种碰撞。与打官司一样是社会进步的一种体现。我们应理智地分析和看待吵架现象。同时,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社会政治、经济、文明的不断进步,到了某一时期,吵架现象一定会越来越少,直至消失。文章语言诙谐,见解独到。欣赏!

吵架是乡村的一大景观,而农闲正是这一景观呈现的多发时节。试想想,若是春耕、双抢,或者是秋收,人们忙得连放个屁的空闲都没有,谁还有时间和心情去吵架?农闲时节就不一样了。该种的作物都种下了,再不怕贻误时机;该收的庄稼都收完了,可说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谁来吵架,奉陪一场。

吵架多在女人之间发生。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在乡村的吵架中,可以得到最好的印证。

曾有这样一句经典歌词:生活就像一团麻。由此可见,生活之中解不开的疙疙瘩瘩总是很多的。诸如,家庭之中的油盐柴米,邻里之间的鸡毛蒜皮,小孩之间的嬉戏打闹,外加野地里的田头土边,等等,都可能成为吵架的直接或间接诱因。

在乡下吵架中,女人是绝对的胜利者,男人简直是不堪一击的。当然,这得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只能局限于一个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吵”字,不能突破为动口又动手的“打”字。否则就完全改变了性质,不是吵架而是打架了,这样的话,女人因为力气方面的原因,一般来说还是要吃亏的。

我曾见过这样一场吵架,对垒双方原是两同胞兄弟之家。不同的是,一方老母加四个女儿,一方老母加四个儿子。两个老兄弟,因为生得太亲,还不好撕破那份手足情谊,只能作壁上观,或者说只能算是掠阵吧。其实,这不能算是一场精彩的吵架,因为双方力量过于悬殊。那女儿一家仿佛杨门女将,在佘太君的挂帅下,个个英勇善战。她们站成一排横队,次第有序,先后出阵,从祖宗十八代骂起,再历数他们的五官长相、高矮胖瘦,胎记疤痕,逐一检查评论,真是到了体无完肤的地步。而对方呢,先还能嚷嚷几句“娼妇”、“绝代”予以回击,终以花样不能翻新而显火力严重不足,最后只能节节败退,缩回家中。

后来,那四个儿子中的老三气不过,欲将“文斗”升级为“武斗”,被其老父死命劝住才作罢。老父说,好男不跟女斗。打伤了她们,你有多少的钱替她们交医药费?

是的,吵架除了花点气力外,几乎是不需要什么成本的,打架就不一样了,虽然可以痛快淋漓,但金钱成本会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女人与女人吵架,也是有高低之分的,并且其输赢往往与文化的高低无关,甚至是成反比。曾有两女人,一个是文盲,一个是教师,某次为了鸡毛蒜皮之事吵起来。那文盲女状态出奇地好,骂了半天竟然没有一句重复的话语,简直是出口成章,骂辞跟快板或唱歌一般,极富音乐的韵味和节奏,而且想象力丰富,妙语连珠,更兼恶毒异常。后来骂得兴起,竟然脱掉自己身上的长衣长裤,搬来一条凳子坐在路口,双手一扬一落拍打大腿,有如战场上赤膊上阵、击打战鼓的勇士,杀伤力锐不可挡。

相比之下,那教师女就差远了。平日课堂上的口若悬河,变成了语无伦次,就连好不容易出口的几句骂语,也是文绉绉的好象在给学生朗诵课文。最后竟然急得脸色发青,手脚打颤,索性跪在地上,一边口咬黄土,一边口喊皇天。真是败得惨不忍睹。

有人说,乡村吵架也是一种文化现象。但从那教师女吵不过文盲女来看,仿佛又更象一种反文化现象。

细想之下,其实吵架现象哪里都有,不论乡下还是城里。吵架也并非全是坏事,可以说它是辩论的一种变异,或者说是一种过激了的辩论,是对事理的一种探求,是不同观点、思想的一种碰撞。与打官司一样是社会进步的一种体现。

试想,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三年困难时期,饿殍遍野,民不聊生,谁想吵架?文革中高压政治下,人人噤若寒蝉,谁敢吵架?所以,我们应理智地分析和看待吵架现象。同时,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社会政治、经济、文明的不断进步,到了某一时期,吵架现象一定会越来越少,直至消失。

  • 彭建华:人生常闻敲门声_彭建华,攀枝花彭建华
  • 彭建华:吵架_彭建华,攀枝花彭建华由美文导刊网(www.eorder.net.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eorder.net.cn/meiwen11601/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eorder.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导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