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段子 > 正文
文章正文

二人转段子

段子 > :二人转段子是由美文导刊网(www.eorder.net.cn)为您精心收集,如果觉得好,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以下是二人转段子的正文:

二人转段子篇一

二人转

我眼中的黑山二人转

黑山县太和镇中心小学 房珈冰

提起《乡村爱情》,我们黑山人都会油然而生一种亲切感,因为剧中两位主人公的扮演者王小宝和孙立荣就是我们黑山人。爷爷奶奶喜欢《乡村爱情》,爸爸妈妈常唠二人转,这不免让我对二人转有了几分兴趣,于是我在寒假里嚷着让妈妈带我去黑山文化馆。

路上,妈妈说,二人转的发祥地是黑山呢,我听了半信半疑,为了解开我心中的迷,我迫不及待地加快了脚步。妈妈径直来到了文化馆的二楼展厅,外面悬挂着厅展标语,我仔细地阅读着,在字里行间我了解到了二人转的历史。“原来如果没有黑山县,二人转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50年前;而黑山最早的一批二人转艺人则将这段历史向前推进到300年。”读到这,我对二人转有一种相见恨晚的亲切。

拉着妈妈的手,我急切的冲进二人转展厅,一块别致的展板映入我的眼帘,两个打扮奇特的艺人露出搞笑的表情。原来他们就是最早的二人转艺人王纶生父子,他们就是锦州镇远堡(现黑山县)人。1734年(清雍正12年),王纶生父子扮成男女,在锦州城内天后宫戏台、东关老爷庙土台子等处演出,人们把这种演出形式叫做“双玩艺儿”,这就是世上对二人转最早的称谓。这一段历史,清乾隆朝代锦州知府张景苍曾在《万靖垂边记》里有过记载。

我看得出了神,一位解说员向我走来,轻声说:“小朋友,看得太仔细了。”我晃过神来,疑惑的问:“阿姨,黑山的二人转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阿姨解释说, 黑山县曾出版过一本书叫《黑土泥香——黑山二人转艺苑撷英》讲述二人转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有三十多个名字,其中一个名字叫“蹦蹦艺人”。有一个小段子,说乾隆皇帝看二人转,年轻艺人上台演出太紧张了,下台的时候就说“我这心里蹦蹦直跳”。太监听错了,皇上问“这都演的什么啊?”太监就回

答“蹦蹦!”蹦蹦这个名字就这么来的。有的二人转艺人最烦蹦蹦这俩字儿,兔子才蹦蹦呢!黑山的二人转艺术,板头,就是节奏;还有说口都非常棒。老话儿讲“西讲板头东耍棒”,还有一个说法是“西讲说口东耍棒”,“西”就是黑山。

2006年,“黑山二人转”被批准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对于黑山二人转,之前我一无所知,可是这次文化馆一行,让我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让我对黑山的历史文化产生了亲切感。

二人转段子篇二

二人转

原文地址:二人转舞蹈“三场舞”及其它概述作者:转迷之家

二人转,是东北土生土长、载歌载舞的民间小戏。两个演员在台上又说又唱、又扮又舞的表演一个叙事兼代言的诗体故事。虽说二人转是以唱为主,但要没有舞蹈也不能称其为二人转。舞蹈是二人转综合艺术的有机组成部分,也是体现二人转形式特点的一个重要方面。 二人转舞蹈,主要是由上下场舞;小曲、小帽、胡胡腔的载歌载舞;甩腔、过门的间舞;叙事性情节舞以及“三场舞”等组成。先将“三场舞”及其它部位动作简述如下。

二人转舞蹈,来自东北民间秧歌,传统二人转舞蹈最早的是“三场舞”,也叫“走三场”。据艺人们讲,“三场舞”源于民间秧歌的“打小场子舞”,同时吸收了一些民间戏曲身段并从生活中提炼出一些舞蹈动作,经艺人们不断艺术实践,逐渐加工磨炼,日臻完美。“三场舞”不仅起到演出时打园场、安定观众情绪的作用,同时也满足观众欣赏民间舞蹈艺术的审美需求。“三场舞”是由旦,丑两个演员来表演,多为表现小夫妻串门走娘家,路上戏闹逗趣、观景等简单情节。充分展现了二人转舞蹈手、肩、腰、脚等部位动作和技巧,所以,“三场舞”是一套完整的二人转舞蹈组合。也是一套优美的三段体民间舞蹈,头场看手;二场看扭,三场看走。这三场舞蹈没有大扔大撂的动作,以小卖弄为主,细腻动作见长,从“二板胡胡腔”起舞。 头场看手,主要是看腕子功。手和腕的表现力最强,故有旦.看手,丑看肘的艺诀。这场舞要求稳中浪,慢板,奏“海青歌”曲牌。表演旦在镜前梳洗打扮,丑在一旁模仿并加以解说。如:摸鬓边子 双手在胸前做“小五花腕”后,做“里翻腕”按

鬓角,左右各一次。

摸攥圈子 双手在胸前做“小五花腕”后,分手摸头后发髻。接着做正身形,提脖领、挽袖口、紧裙带、提鞋等动作, 皆用里、外翻腕。腕子花既活又多,有平、翻、压、甩、绕、抖、掏腕等十余种。上、中、下部位腕子花一般是里翻腕;左、中、右腕子花基本是外弹腕;前和后腕子花多为外片腕。

二场看扭,主要看腰和肩等部位的运用。这场是旦、丑表演夫妻路上逗趣,要求逗得俏,扭很浪,俏中有哏。中板,奏“满堂红”、“句句双”曲牌。扭就是指腰的横、顺活动而言。舞的上身动律,主要体现在腰的动向。如旦的冷神、转身、切身、卧鱼。都是以腰为轴心的动作。腰的动作有扭、提、顶、转腰等。软、硬切腰(切身),最有二人转特色。软切腰,要慢,柔长身,用胯顶腰,前仰后合亮相;硬切腰,要快,表示旦一个趔趄,丑怕旦闪腰,急上前用手扶住。俏中带哏,幽默风趣。腰部动作必须和其它部位协调配合,特别是肩和腕,才能扭得活、扭得美。肩部动作,有节奏感,最能体现稳中浪的特点。肩的动作有抖、提、晃、拱肩等,如提鞋用单提肩,正身形用双抖肩,切身用拱肩等等。不管做哪种肩部动作,都要做到活而不僵,小动含蓄,大动不狂。

三场看走(园场),主要看脚下功夫。这场是表现欢快心情的。旦跑丑追,要走得又快又轻,身子要稳,稳中求美,好似水上漂。奏快板“句句双"曲牌。舞到高潮时,做正、倒推磨,单、双卷席筒,挎肘转,掏灯花,滚龙转等对舞。二人转舞蹈步法有平、踏、踢、拧、跳、跺、踮、颤、撤、掖、碎、错步和十字步、矮子步。其中某些步法有前、后,单、双、横、顺步之分。脚是全身的根,正如艺人们说,“要学扭,先练走”,“脚下准,

才能稳”。可见练好脚下功夫是多么重要。

总之,要想舞的动律美,必须注意各部位动作的和谐统一。稳、浪、俏、哏”是传统二人转舞蹈的基本特点。要在舞中体现这一特点,首先必须注意运用形成这种特点的艺术手法,如慢中有快,快中有慢,快慢结合;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动静结合;刚中有柔,柔中有刚,刚柔结合多再如正反对比,大小对比,高矮对比,美丑对比。这些都是艺人们的经验总结。这些鲜明的变化对比,要用得巧,用得有章法,方能显出美的舞姿和美的造

型。

扇子和手绢,是二人转常用的一种手持艺术道具。在二人转载歌载舞中,除起到装饰性

外,还可起到渲染、烘托气氛作用。当它与剧情和人物发生联系时,便成为象征各种物象的万能道具。如扇子可比做刀、枪、棍、剑、书、笔、鞭子和烟袋等;手绢可当纸、信、照片,顶绢可比做盘碟和伞,双立转绢象征车轮,抛绢如同蝴蝶、小鸟飞舞等等。使用时,左手拿扇,左手拿绢;也有使双扇和双绢的。下面就将扇子花和手绢花与特技(绝活)

分述如下。

1.扇子花和特技

二人转扇子,最早为纸面金扇,解放后改为绸面扇,如今又有各种颜色的尼龙纱面扇。因扇子花的耍法不同,而持扇的方法也不一样。常用的一般扇子花有:转扇、下转扇、平转扇、五花扇、正翻扇、平翻扇、后翻扇、旁翻扇、横拉扇、顺拉扇、推扇、滚扇、抖扇、翻抖扇等。

扇子特技,即耍出手。如.

叼扇 右手持正立扇,左手搬扇顶向胸前一带,同时出手,由里向外翻转一周,待扇顶缨贴到咀时,吸气叼住,造型。

后抛扇 右手拇、食指捏住扇缨角,向外撇腕扔出,扇由右经背后转到胸前,右手接握扇柄,做一个外撇花叉腰,同时左手指出,成一优美造型。

另外,还有:指转扇、扇抛绢、扇顶绢和扇打绢等特技。

2.手绢花和特技

最早用的是正方形四角手绢,解放后发展为双层八角手绢,四边镶有亮片,转起来美观。常用的手绢花有:里、外翻花;里、外、上、下片花;前、后、上、下绕花等。 手绢特技,更是技巧高,难度大的耍法。

顶转绢 用“外片腕花”将手绢耍平后,从头前向上抛出,伸臂用食指顶绢心,顺着手绢转的方向不停的晃动。还可用两手做双顶转绢。

立转绢 用左平翻腕向上一抖的劲,将手绢扔在胸前立转,紧接用拇、食、中指夹拨转绢左边,顺手绢旋转力,转一圈,便用三指快速夹拨一下,这样手绢便不停的旋转。另外,还可做双手立转绢,和一手顶绢,一手立转绢的顶立转绢。

回旋绢 也叫远抛绢。右手攥绢的三分之一,屈臂于头右侧,用翻腕力量,将手绢向斜上方抛出,飞旋一个孤形线又回到原位,又名曰“凤还巢”。还可以将两个手绢重叠一起,同时抛出,旋回时自然分开,旦、丑各按一个,名为双凤归巢。

另外,还有“后抛绢”、托绢、脚抛绢等特技。

在二人转舞蹈中,除扇子和手绢,还有大板和手玉子等传统、手持道具。最早大板和手玉子是演唱二人转的击节乐器,后经历代艺人们创造,发展成为边打边舞别具特色的“挎大板”、手玉子舞蹈。根据剧情、词意,运用轻重缓急的节奏打出各种情绪和欢快、红火的气氛来。

挎大板 使用时,右手持大板,左手持甩子(或叫碎咀子)。一人使用为单挎,二人同时使用为双挎。常用在《大武嗨嗨》等曲牌的甩腔过门处,有时也用在唱武戏段子对打场面中。大板一般有八种打法:①金龙盘玉柱,②黑虎钻裆,③金鼠归洞,④苏秦背剑,⑤缠头裹脑,⑥插花盖顶,⑦双挎耳,⑧推车。

挎大板也有出手绝活,就是边打边扔起大板,扔得高高的,在空中翻转各种花样,接住后还打在点上。有自扔自接,有对扔对接。这种打法技巧高,难度大,既要打到点上,又要配合有优美、大气的舞蹈身段动作。

手玉子 是四块竹板,一手掐两块。唱时,打起来可保心板;走场时,用它打出各种不同的节奏和花点,随着舞蹈的变化表现出各种动作的情绪。艺人们总结有十种打法:①缠线,②纺线,③摘桃,④拣棉花,⑤摘豆角,⑥背孩子,⑦打面罗,⑧推碾子,⑨放风筝,⑩背剑。从以上的名称可以看出,各种打法都表现了劳动和生活中的各种动作。

手玉子的出手绝活也是很精彩的。边舞边打边扔,两手四块板,总有一块轮流抛在空中。有的可打五块板,其中总有一块在空中飞。

另外,还有“端灯”的“掏灯花”舞;以及耍“彩棒”、打“沙拉鸡”等传统手持道具舞。虽然,这些道具现在已经不多用了,但,其中一些舞蹈身段,仍被采用,如“掏灯花”舞等。解放后,为适应现代戏的剧情需要,创造了不多新的手持道具。如“花棍”、“花伞”、“鞭子"等等,使二人转舞蹈增强了时代感。

上述“三场舞”和扇子、手绢等各种舞蹈动作和技巧,只有协调一致,有机配合,才能产生和谐的艺术美;同时,也只有与表演、音乐相配合并为具体的内容服务,才具有艺术生命力和审美价值。

二人转舞蹈是丰富多彩的,又别具风格;它是民间舞蹈宝库的一颗光彩夺目的明珠。只有深入的继承,才能更好的发展并创造出具有时代风彩的二人转舞蹈艺术。

二人转段子篇三

东北二人转

东北二人转,史称:小秧歌、双玩艺、蹦蹦,又称:唱蹦子、吉剧、过口、双条边曲、风柳、春歌、半班戏、东北地方戏等。是由东北民歌演变而来的东北土生土长的载歌载舞的民间艺术之一。二人转属走唱类曲艺,流行于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和内蒙东部三盟一市。

虽然二人转偶尔会有些低俗的词句和动作,但还是有极高的艺术水平和观赏价值的。因此,现代著名美学家王朝闻对二人转如此评价:她好像一个天真、活泼、淘气、灵巧、泼辣甚至带点野性的姑娘,既很优美,又很自重,也可以说是带刺儿的玫瑰花。

二人转集中反映了东北民歌、民间舞蹈和口头文学的精华,是在东北地区喜闻乐见,具有浓郁地方色彩的民间艺术,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发展历史。是东北人文化生活中最普及的一种民间文化。在东北,上自七、八十岁老人,下到几岁孩子,都会唱上几口,什么《王二姐思夫》、《西厢记》、《猪八戒背媳妇》、二人转小帽等。唱二人转,几乎是东北人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是东北人民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文化。长期以来深受东北群众尤其是广大农民的喜爱。

二人转的唱本语言通俗易懂,幽默风趣,充满生活气息。最初的二人转,是由白天扭秧歌的艺人在晚间演唱东北民歌小调(俗称“小秧”),后来,随着关内居民的增多,加上长期以来各地文化的交流,大大丰富了二人转的内涵。在原来的东北秧歌、东北民歌的基础上,又吸收了莲花落、东北大鼓、太平鼓、霸王鞭、河北梆子、驴皮影以及民间笑话等多种艺术形式,同时揉进了其他演唱形式的一些曲牌、民间小唱逐渐演变而成,因此表演形式与唱腔非常丰富。在民间中流传着 “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传”的说法,可见“二人转”在群众中的影响之深。可以说,二人转最能体现东北劳动人民对艺术美的追。

二人转最初就来源于地头文化,过去的东北农村,文化生活很贫乏,在田间地头,随意一块空地,一男一女不用任何道具就可以畅快淋漓的唱上一出,二人转给寂静的山村带来了欢乐。那些动作比如扔手绢,转扇子、互相打情骂俏,以及唱腔都是一种发泄,一种随意。东北人生来强壮,过去靠游牧或渔猎生存,放荡不羁的性格使人们可以无所避讳地谈性。东北的冬季十分漫长,农民只好坐在炕头上磨嘴皮子,这时“荤段子”就成了他们插科打诨的作料。因此解放前的二人转里就有很多“荤性”,“荤口”,演员在台上口无遮拦率性而为,“荤嗑”、“粉词”满天飞,用以吸引观众。甚至有人说,二人转是土生土长、原汁原味的一盘“农家菜”,是东北民风民俗的一种体现。如果二人转没有了性文化,失去了它的“粗”和“俗”,二人转也就失去了生命力,也失去了农村广大市场,也不能称之为二人转了。

二人转由男(“下装”)、女(“上装”)二人(“一副架”)演唱,“上装”以“手玉子”、“下装”以小木棒为道具。基本曲调有“文咳咳”、“武咳咳”、“喇叭牌子”、“大救驾”、“四平调”、“十三咳”、“红柳子”、“胡胡腔”、“小翻车”、“大悲调”等。常演节目有《打鸟》、《卖线》、《阴功报》、《古城》、《蓝桥》、《西厢》、《坝桥》、《双锁山》、《华容道》、《游宫》、《报号》、《赔妹》、《盘道》、《禅鱼寺》、《杨八姐游春》等。

原生态的二人转被称为“黄色”二人转,经过改造的二人转被称为“绿色”二人转。但东北人却认为,二人转最抢眼的地方就是“浪”字,略带点色的段子在二人转中表演得出神入化,既直露、火爆、不羁,又让初来乍到的你在冷不丁目瞪口呆、面红耳赤之后,心里暗自叫绝,咧嘴儿会心一笑。一笑之际,彻底放松,台下的观众在笑声中显露了其生活真实的一面,二人转毫不掩饰它彻底的娱乐精神。

二人转的表演手段大致可分为三种。一种是二人化装成一丑一旦的对唱形式,边说边唱,边唱边舞,这是名副其实的“二人转”;一种是一人且唱且舞,称为“单出头”;还有一种,是演员以各种角色出现在舞台上唱戏,称“拉场戏”;伴奏乐器以二胡、板胡、唢呐、电子琴为主。{二人转段子}.

二人转的演员的表现手法,有“四功一绝”之说。“四功”即唱、说、扮、舞;“一绝”指用手绢、扇子、大板子等道具的特技动作。四功“唱”为首,高亢红火,风趣幽默,讲究味、调、劲;“说”指说口,多采用民间生动活泼的语言,以插科打浑为主,机智灵活;“扮”则指扮演人物以形写神,以假乱真,讲究“二人演一角,人分神不分”,“一人演多角,人不分神分”;而“舞”更是别具一格,肩功、腰功、步法很有特色,尤其腕子功,包括平腕、翻腕、甩腕、压腕、绕腕、抖腕等多种,不一而足,令人拍手称奇。二人转的“一绝”,以手绢花和扇花较为常见,这部分与东北大秧歌相似。右手持大板子的舞者,左手通常持甩子,能舞出“风摆柳”,“仙人摘豆”,“金龙盘玉柱”,“黑虎出山”,“金鼠归洞”,“缠头裹脑”等高难动作。

解放前,民间艺人在农闲季节,邀集成班,多数是“唱屯场”,演唱在夜间进行。三五日后,请当地乡绅当“齐头”,向各家各户“齐钱”或“齐粮”(即收钱或收粮)。少数是到城镇“串店门子”,在大车店中演唱,在演唱中向观众(多为旅客)“齐钱”。

解放后,人民政府关怀、支持二人转的繁荣发展,举办二人转老艺人训练班,新学员培训班,请老艺人向学员传艺,组织二人转艺人互相观摩,特别是近年流

行的通俗唱法和电声乐器等也已揉进二人转中,逐渐演变成现在的一门综合曲艺形式,表演形式与唱腔也更加丰富了。二人转的不断发展完善,充分体现了东北劳动人民对艺术美的追求和与时俱进的创造精神。在演唱内容上除优秀的传统节目外,增加了反映现实生活的节目,在表演形式方面基本上剔除了“浪”、“逗”等低级趣味的东西,随着女演员的不断增多,男串女装的现象也已少见了。

二人转段子篇四

二人转文化流失

二人转文化流失及其保护

摘要:二人转,史称小秧歌、双玩艺等,植根于汉族民间文化,属于汉族走唱类曲艺曲种,流行于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和内蒙古东部三市一盟。主要来源于东北大秧歌和河北莲花落,是国家级非物质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调研结果显示,现在在许多东北的二人转剧场里,二人转表演艺术已经逐渐低俗化、同一化。“跑偏了”的艺术是否能够长存?美与丑的界限是否已逐渐混淆?观众对于二人转艺术的追求是否已经产生了变化?本文将对这一现象的具体情况、原因及其刻不容缓的保护。

目录:一、摘要;

二、调研结果;

三、结果分析;

四、历史沿革、原因分析;

五、应有保护及其存在问题。

通过本次调研我们得到以下结果:60%的人认为二人转是一项低俗的表演形式;53%的小朋友不知道真正的二人转是什么;78%的观众表示看二人转是为了看带颜色的表演;大多数的老年人表示现在的二人转没有看头。

调研结果显示,二人转艺术的现状不容乐观,即大多存在低俗化问题和同一化问题。低俗化问题导致二人转艺术“难登大雅之堂”,曾有人做过调查,在网上搜索二人转相关视频,有5800多条是涉黄视频,现存于东北各地的二人转表演也经常以荤段子讨得观众开心,曾经风靡一时的“小X飞”即是一个典型的以荤段子和耍宝吸引观众的例子,不出意外的确实在同样的二人转表演中“脱颖而出”深受观众喜爱。低俗化问题使许多人对二人转不屑一顾,直接导致人们提起二人转就想到带颜色的笑话与表演,而忘记了二人转艺术本身的魅力和艺术性。关于同一化问题,即是现在的二人转表演均为同一套路,一套同样的如同复制的程序下来,无非是反串、耍宝、装傻等等。艺术虽然存在共性,却也是在共性中求个性的东西,不然哪里会有那么多艺术家的产生呢,而现在的二人转表演大多利用已有的表演形式进行表演而不是自己进行创新和改革,这样投机取巧的表演如果一直存在的话只会让艺术停滞不前,难以进步和发展。除了低俗化和同一化的问题,现有二人转表演还存在着一些其他问题,如模仿其他演员未征求他人同意并支付报酬的问题,对他人作品进行改编未经过他人同意并支付报酬的问题,以及对他人形象进行歪曲以娱乐观众的行为等。这些问题均属现如今的二人转表演存在却又植根已深而难以解决的问题,那么二人转是从其发源开始就存在这些问题的吗?这些问题是从什么时候能开始的呢?这些问题真的是无法解决将伴随二人转艺术发展的始末的吗?这些问题的存在会导致二人转艺术的消亡吗?

二人转,史称小秧歌、双玩艺、蹦蹦,又称过口、双条边曲、风柳、春歌、半班戏、东北地方戏等。它植根于民间文化,属走唱类曲艺,流行于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和内蒙古东部三市一盟。东北特色二人转主要来源于东北大秧歌和河北的莲花落。用东北人的俏皮话说:二人转是“秧歌打底,莲花落镶边”。莲花落亦称“落子”,是北方的一种民间说唱艺术,边说边唱,且歌且舞。二人转这个名字最早见于伪满洲国康德二年(1934年)四月二十七日《泰东日报》第七版“……本城(阿城)三道街某茶馆,迩来未识由某乡邀来演二人转者,一起数人,即乡

间蹦蹦,美其名曰„莲花落‟,每日装扮各种角色,表演唱曲……”二人转不只是两个人转,它一树多枝,一类唱腔,却有多种演出形式,大体可分“单”、“双”、“群”、“戏”四类。“单”:指“单出头”,一个人一台戏,一人演多角,也有一戏一角一人演的,类似“独角戏”。“双”:指“双玩艺”。这是名副其实的二人转,二人演多角,叙事兼代言,跳出跳入,载歌载舞。“群”:过去把“拉场戏”也叫“群活儿”,现在是指群唱、坐唱或群舞。“戏”:指“拉场戏”,这是以小旦和小丑为主的东北民间小戏,其中由两个人扮演角色的也叫“二人戏”。二人转最初由男性演员表演,换装成一旦一丑。以后出现女演员,由一男一女演唱,作简单化妆。二人转的表演手段大致可分为三种,一种是二人化装成一丑一旦的对唱形式,边说边唱,边唱边舞,这是名副其实的"二人转";一种是一人且唱且舞,称为单出头;一种是演员以各种角色出现在舞台上唱戏,这种形式称"拉场戏"。对于演员的表现手法,有“四功一绝”之说。“四功”即唱、说、做、舞;“一绝”指用手绢、扇子、大板子、手玉子等道具的特技动作。四功“唱”为首,讲究味、字、句、板、调、劲;“说”指说口,以插科打诨为主;“做”讲究以虚代实;而“舞”主要指“三场舞”。二人转的“一绝”,以手绢花和扇花较为常见,这部分与东北大秧歌相似;持大板子和手玉子的舞者倒是别具一格。右手持大板子的舞者,左手通常持甩子,能舞出“风摆柳”,“仙人摘豆”,“金龙盘玉柱”,“黑虎出山”,“金鼠归洞”,“缠头裹脑”等高难动作。有的舞者双手持手玉子,这是小竹板,握在手中,每手两块,有“双臂旁平伸打扭”,“胸前打扭”,“轮腔打扭”及“碎抖花”等多种打法。

对于现在的二人转表演,大多以“说”“唱”为主,至于三场舞已经逐渐变成只在最后做做样子而已,有些甚至连样子也懒得做了。那么这些究竟有哪些原因呢?

当代二人转艺术的代表人物主要有赵本山,闫学晶等二人转表演艺术家,但随着09年小品《不差钱》的爆红,小沈阳也进入了全国人民的视线,男扮女装的奇怪扮相,搞笑的声线音调,奇葩的言论等,均成为了大家争相模仿的对象。而在二人转舞台上,小沈阳也分身变成了无数个小沈阳,每一个舞台上都能看到跑偏的裤子,跑偏的音调,piapia的脚步,身边还有一个不用正眼看他的老妹儿,随着《相亲》播出,宋小宝的崛起,二人转舞台上又出现一批动作诡异搞笑,戴着小红帽的小个演员,身边也总有一个需要长点心的海燕。跑偏了的表演跑偏了艺术表演形式,个性变成了共性并不能使它好好生存下去。本是某个演员的特殊表演方式变成了二人转行业的符号,不仅是二人转艺术的概念模糊,也使这位演员变成了众矢之的,本来一个人的特殊演出并无不可,可因为大家的模仿使这种演出变成了“败坏行业道德”的罪人,其实本身这种表演并没有什么错,反而是因为自己的表演能力受到观众的欢迎而变成了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

种同一化的结果不仅是表演者对于观众喜好的过度追求,更是我国各种“山寨”状况的一大体现。

至于更明显的低俗化问题,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现在有许多人去看二人转都是想找带颜色的乐子二人转已经于荤段子、有颜色等挂上了钩。又或许说,不是因为二人转观众喜欢上了带颜色,而是因为观众喜欢所以二人转带上了颜色。因为带颜色的二人转更受欢迎,所以越来越多的二人转变得低俗化。可在我们看来这未必不是舍本逐末。对于荤段子的过度追求让二人转忘记了其本应有的艺术性而使荤段子代替艺术性变成了二人转的共性。我们并不是觉得二人转就应该杜绝带颜色,所有观赏性演出的目的无不在于让观者在观看演出后心情愉悦喜欢上这场表演,适当的带点颜色有助于观众放松心情,让现场气氛更加活跃,但这个的前提是带这一点点颜色只是表演的助味剂,而不是像现在的二人转演出一样,压过了表演的艺术性,使荤段子变为主要取悦观众的手段。忽略了表演本身的艺术性而去追求一点点助味剂,只能够取悦那些尤其喜欢荤段子的观众和偶尔想要乐呵乐呵的观众,而非真正喜欢二人转的观众们。这种舍弃大多数观众追寻小部分观众的行为终会有让小部分观众也丧失兴趣的一天,终会让观众忘记二人转作为一项文化艺术曾有的魅力。

而对于其他方面的问题,如表演者对其他表演者的模仿,对他人作品的改编表演,对他人形象的歪曲以搞笑,则由于表演者法律意识不强造成。现在许多二人转学徒都是从小做起,也有许多是不喜欢上学的孩子选择去学习二人转,和以前的二人转演员从小苦练基本功落下或不落下文化课不同,现在作为二人转学徒的孩子们更多是因为不喜欢学习,不高的文化程度使他们不了解我国的国情与法律状况,不懂得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与尊重他人的权利,所以在现在的小地方二人转表演中经常出现这种侵犯他人表演者权或者著作权、保护形象不受歪曲权等权利的行为。

对于如此紧迫的二人转文化现状,能够放任它继续这样发展吗?答案当然是不能。可是又能有哪些方式来改变现状呢?据我们所知,现在已经在推行“绿色二人转”,即健康清新的二人转,可是积压已久的问题并不能通过这个得到解决,其根本方法还是需要从多方面入手。

首先,表演者的表演多是根据观众的喜好入手,只要让他们感觉到观众真正需要的是带有艺术性的二人转演出,是在原有的四功一绝上融入时代的因素,才能让二人转回归真正的艺术与绿色;

其次,规范二人转文化市场,还需要政府的宏观调控,作为文化市场看不见的手,政府的宏观调控应该起到规范表演行为,制定规章制度的作用,通过规范

表演艺术形式,保护表演者权利来做到规范文化市场,同时,对表演者的文化教育也同样重要,只有让表演者的文化素质提高,才能让表演的艺术性更强。

对于二人转文化的保护,还需要老一辈的二人转表演艺术家起到更多更好的带头作用,真正使二人转表演回归正轨,变成和其他曲系的艺术一样成为让大家尊重的一项文化艺术。

以上几点分别是从表演方式、表演内容方面简述了对于二人转文化艺术现存问题的解决方法,除了这些解决方法外,我们还需要对二人转文化艺术进行保护。这些具体的措施中可能包括:

文化宣传,不论是政府的媒体宣传还是文化保护者本身的小渠道宣传如公益演出、宣传讲座等等方式,通过文化宣传的方式让不了解二人转艺术的人们了解它,误解二人转艺术的人们重新理解它。虽不能做到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想法,但这一做法给了人们对真正的二人转的一个表面的认识,和我们之后进行的已经改变后的表演行为有着相辅相成的作用。

艺术性添加,正如上文所说现存的二人转表演艺术性缺失问题,通过上文所说的对低俗性的改良行为,和老一辈表演艺术家对于新生代表演者的带领作用,通过表演者本身艺术性的提高或国家相关的调控,使二人转表演具有更强的艺术性,使二人转表演真正作为一项国家保护艺术登上而不是仅仅为人取乐的表演登上舞台,让观众感受到真正的二人转艺术的魅力。

地方政府调控,现在这种二人转文化低俗性同一性的问题多出现在一些小地方,所以还需要地方政府加以管理和调控,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将大范围的问题划在小范围里逐一解决,才能更彻底的解决问题,保护二人转文化。

法律知识普及,对于一些侵犯他人表演者权等权利的行为,说明我国法律普及活动还不够完善,需要更大强度的普及基础法律知识,对于各行各业都能具有针对性的普及该行业所属的法律知识,才能让表演者们知法懂法,守法用法,能够尊重他人的合法权利,同时利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以上几点就是通过本次调研我们对保护二人转艺术提出的建议,保护方法人人都知道,但这些问题依然存在这么久,甚至“经久不衰”,是因为保护二人转艺术的过程中依然会存在许多问题。

首先是政府调控方面的问题,二人转艺术现呈现出的几种问题非集中问题,而是散落在各个小表演中存在的非定期性问题,对于这种多而杂的问题,政府不能统一的进行宏观调控,只能命令地方政府进行管理,而小地方政府又依靠这些艺术表演提高政府经济发展水平与地方居民生活水平的恩格尔系数以达到提高

本地区人均生活水平的目的,所以小地方政府经常是对这种“小问题”不予管理,做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同样能做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还有二人转表演者们,即便是不许他们进行某些方面的表演,他们依然可以发动他们的“聪明智慧”打“擦边球”。许多强制性措施根本无法起到根本的作用,只能真正从根本上让表演者们主动的进行创新,进行绿色有益的表演。

上文说的对于同一化的解决方法中有一项是通过老一辈二人转文化艺术家的带动,发动现有年轻二人转表演者们进行创新活动,从而使二人转表演各具特色,百花齐放。可是这种方法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二人转文化艺术家们进行创新后,习惯于模仿他人投机取巧的表演者们再次对艺术家们提出的表演形式进行搬运式模仿,而非从中取得经验进行创新,这同样也是一个非常有可能的现象,所以,创新问题也成为现今二人转表演中的棘手问题。不是大家不愿创新,而是懒得创新,创新的表演观众还需要有适应期,搬运式的表演则可以直接赚钱,所以说服表演者们进行创新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对于表演者文化水平的提高也存在问题。表演者们多为不喜学习或无力承担学业的青少年。对于后者只需提供给他们学习的环境即可,只需要在联系基本功和学习中进行时间的合理分配即可;而对于前者,即使提供条件也未必能改善他们的文化水平,如果强制反而会引起青少年的逆反心理。只能通过强制义务教育对其进行管理,可这一方面在许多小地方又难以得到实现,许多孩子根本难以坚持到九年义务教育结束就辍学,这也是社会现存问题之一。

对于这些依然无法解决的问题总有一天会得到解决的办法,同时我们也相信二人转艺术终会有回到曾经的辉煌的一天,不过这一切还需要全社会的努力与表演者们本身的觉醒,需要整个社会经济文化水平的整体提高。二人转文化艺术的保护与创新问题,仍旧是需要社会关心与努力的一个长远性问题。

二人转段子篇五

二人转

二人转

东北二人转,史称:小秧歌、双玩艺、蹦蹦,又称:唱蹦子、吉剧、过口、双条边曲、风柳、春歌、半班戏、东北地方戏等。是由东北民歌演变而来的东北土生土长的载歌载舞的民间艺术之一。二人转属走唱类曲艺,流行于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和内蒙东部三盟一市。 虽然二人转偶尔会有些低俗的词句和动作,但还是有极高的艺术水平和观赏价值的。因此,现代著名美学家王朝闻对二人转如此评价:她好像一个天真、活泼、淘气、灵巧、泼辣甚至带点野性的姑娘,既很优美,又很自重,也可以说是带刺儿的玫瑰花。

二人转集中反映了东北民歌、民间舞蹈和口头文学的精华,是在东北地区喜闻乐见,具有浓郁地方色彩的民间艺术,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发展历史。是东北人文化生活中最普及的一种民间文化。在东北,上自七、八十岁老人,下到几岁孩子,都会唱上几口,什么《王二姐思夫》、《西厢记》、《猪八戒背媳妇》、二人转小帽等。唱二人转,几乎是东北人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是东北人民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文化。长期以来深受东北群众尤其是广大农民的喜爱。

二人转的唱本语言通俗易懂,幽默风趣,充满生活气息。最初的二人转,是由白天扭秧歌的艺人在晚间演唱东北民歌小调(俗称“小秧”),后来,随着关内居民的增多,加上长期以来各地文化的交流,大大丰富了二人转的内涵。在原来的东北秧歌、东北民歌的基础上,又吸收了莲花落、东北大鼓、太平鼓、霸王鞭、河北梆子、驴皮影以及民间笑话等多种艺术形式,同时揉进了其他演唱形式的一些曲牌、民间小唱逐渐演变而成,因此表演形式与唱腔非常丰富。在民间中流传着 “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传”的说法,可见“二人转”在群众中的影响之深。可以说,二人转最能体现东北劳动人民对艺术美的追。

二人转最初就来源于地头文化,过去的东北农村,文化生活很贫乏,在田间地头,随意一块空地,一男一女不用任何道具就可以畅快淋漓的唱上一出,二人转给寂静的山村带来了欢乐。那些动作比如扔手绢,转扇子、互相打情骂俏,以及唱腔都是一种发泄,一种随意。东北人生来强壮,过去靠游牧或渔猎生存,放荡不羁的性格使人们可以无所避讳地谈性。东北的冬季十分漫长,农民只好坐在炕头上磨嘴皮子,这时“荤段子”就成了他们插科打诨的作料。因此解放前的二人转里就有很多“荤性”,“荤口”,演员在台上口无遮拦率性而为,“荤嗑”、“粉词”满天飞,用以吸引观众。甚至有人说,二人转是土生土长、原汁原味的一盘“农家菜”,是东北民风民俗的一种体现。如果二人转没有了性文化,失去了它的“粗”和“俗”,二人转也就失去了生命力,也失去了农村广大市场,也不能称之为二人转了。{二人转段子}.

二人转由男(“下装”)、女(“上装”)二人(“一副架”)演唱,“上装”以“手玉子”、“下装”以小木棒为道具。基本曲调有“文咳咳”、“武咳咳”、“喇叭牌子”、“大救驾”、“四平调”、“十三咳”、“红柳子”、“胡胡腔”、“小翻车”、“大悲调”等。常演节目有《打鸟》、《卖线》、《阴功报》、《古城》、《蓝桥》、《西厢》、《坝桥》、《双锁山》、《华容道》、《游宫》、《报号》、《赔妹》、《盘道》、《禅鱼寺》、《杨八姐游春》等。

原生态的二人转被称为“黄色”二人转,经过改造的二人转被称为“绿色”二人转。但东北人却认为,二人转最抢眼的地方就是“浪”字,略带点色的段子在二人转中表演得出神入化,既直露、火爆、不羁,又让初来乍到的你在冷不丁目瞪口呆、面红耳赤之后,心里暗自叫绝,咧嘴儿会心一笑。一笑之际,彻底放松,台下的观众在笑声中显露了其生活真实的一面,二人转毫不掩饰它彻底的娱乐精神。

二人转的表演手段大致可分为三种。一种是二人化装成一丑一旦的对唱形式,边说边唱,边唱边舞,这是名副其实的“二人转”;一种是一人且唱且舞,称为“单出头”;还有一种,是演员以各种角色出现在舞台上唱戏,称“拉场戏”;伴奏乐器以二胡、板胡、唢呐、电子琴为主。 二人转的演员的表现手法,有“四功一绝”之说。“四功”即唱、说、扮、舞;“一绝”指用手绢、扇子、大板子等道具的特技动作。四功“唱”为首,高亢红火,风趣幽默,讲究味、调、劲;{二人转段子}.

“说”指说口,多采用民间生动活泼的语言,以插科打浑为主,机智灵活;“扮”则指扮演人物以形写神,以假乱真,讲究“二人演一角,人分神不分”,“一人演多角,人不分神分”;而“舞”更是别具一格,肩功、腰功、步法很有特色,尤其腕子功,包括平腕、翻腕、甩腕、压腕、绕腕、抖腕等多种,不一而足,令人拍手称奇。二人转的“一绝”,以手绢花和扇花较为常见,这部分与东北大秧歌相似。右手持大板子的舞者,左手通常持甩子,能舞出“风摆柳”,“仙人摘豆”,“金龙盘玉柱”,“黑虎出山”,“金鼠归洞”,“缠头裹脑”等高难动作。

解放前,民间艺人在农闲季节,邀集成班,多数是“唱屯场”,演唱在夜间进行。三五日后,请当地乡绅当“齐头”,向各家各户“齐钱”或“齐粮”(即收钱或收粮)。少数是到城镇“串店门子”,在大车店中演唱,在演唱中向观众(多为旅客)“齐钱”。

解放后,人民政府关怀、支持二人转的繁荣发展,举办二人转老艺人训练班,新学员培训班,请老艺人向学员传艺,组织二人转艺人互相观摩,特别是近年流行的通俗唱法和电声乐器等也已揉进二人转中,逐渐演变成现在的一门综合曲艺形式,表演形式与唱腔也更加丰富了。二人转的不断发展完善,充分体现了东北劳动人民对艺术美的追求和与时俱进的创造精神。在演唱内容上除优秀的传统节目外,增加了反映现实生活的节目,在表演形式方面基本上剔除了“浪”、“逗”等低级趣味的东西,随着女演员的不断增多,男串女装的现象也已少见了。

二人转段子篇六

谈二人转的昨天今天明天

走二人转自己的道路 ——对二人转昨天、今天和明天的传播思考

刘银

07年11月10日

走二人转自己的道路

——对二人转昨天、今天和明天的传播思考

在我国处于全球经济一体化,政治多极化及文化多元化的现代格局下,无可否认,我国的传统民间文艺普遍都受到强烈的冲击,大多处于不景气的境地。但也有少数传统曲种、剧种在激烈的文化市场竞争中,依然活跃非常,传播广泛。二人转就是在当今广泛受到群众喜爱的一个民间曲种,不仅在东北拥有许多观众,而且在全国不少地方也有二人转在演出,电视荧屏及广播电台也常有二人转节目播映。为什么在许多民间文艺处于低落的情况下,二人转能异军突起,十分火爆呢?当然,原因很多,其中二人转从产生至今一直与时代同步发展,与它在各个时代与社会生活及人民群总的思想感情紧密联系在一起,是一个重要的原因。由此也引起我对二人转的历史渊源,现今状况及未来持续传播发展的一些思考。

二人转是源于生活的民间艺术

二人转是土生土长的东北民间艺术,距今已有三百年的传播历史。它开始是东北农村农民业余组班,农忙种地,农闲演出,走村串户,为农民演出。尤其铲完地挂锄至秋收前这段时间,还有入冬打完场收仓入库猫冬时刻,都是二人转艺人活动最忙之时,常常是白天一场或两场,夜里一场。村里男女老少坐在连二火炕上观看,在灯光下地当央演出的二人转,演员的唱腔和表演,加上唱段中人物故事,吸引观众鼓掌或掉泪。 二人转是在东北大秧歌基础上,吸收了关内莲花落及其他姐妹艺术而逐渐形成的,故有“秧歌打底,莲花落镶边”之说。在长期发展及传播过程中,它广泛吸收了东北民歌、单鼓、东北大鼓、皮影戏、喇叭戏、十不闲,以及河北梆子、评剧、京剧、凤阳花鼓、霸王鞭、打花棍、数来宝、相声、民间戏法的说口词等多种艺术成分,融化而成了“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咳咳”,具有东北独特风格的民间歌舞演唱艺术。

早在清康熙、雍正年间,辽西就有孙大娘(艺名)、王蹇(字纶生、艺名老叉婆)、清道光时王宝珍(艺名四猴)、庞举(艺名庞傻子)等民间艺人在庙会上演出。嘉庆、同治年间有艺人杨和、杨德山、张樱桃等人在热河(今承德)一带演出;光绪年间东北各地农村有齐兰亭、赵小玲、陈海楼、郑万富、张万贵等人演出;清末民初又有彩云霞、王素舫、王月舫、赵国华等人演出,队伍逐渐扩大。民国初年,沈阳市郊有许多二人转艺人演出,其中有徐筱楼(艺名双红)、张振忠(艺名十四红)、赵文山(纪彩云)、黄彩霞四人演出最好,老百姓称他们是“城南四将”。二人转在长期演出中,以地域划分为东、西、南、北四个流派:东路以吉林为重点,多用彩棒,以武戏见长;西路以辽宁黑山为重点,受莲花落影响较大,讲究赶板夺字;南路以辽宁营口大石桥为重点,受大秧歌影响,扇子舞见长;北路以黑龙江省林区为重点,腔调优美,表演细腻。东北观众总结四句话:“北靠唱,南靠浪,西讲板头,东耍棒”。概括这四个地区二人转流派的特点。

当年,少帅张学良将军很欣赏二人转艺术。二人转艺人王成业(艺名白菊花)曾领班到大帅府唱堂会,少帅传令让所有女眷观看。还有新民县二人转艺人文庆善(艺名蜡台),吹、打、弹、拉、唱全会,还有绝活,坐着两脚可放脑袋后边,站着可用一只脚趾掐耳朵,头顶蜡台,两臂伸直双手打竹板或耍手绢,头顶蜡烛从头顶穿至脑后,在从脑后串到脑门、串到鼻梁。由于绝活过硬,人送艺名蜡台。文庆善二十岁那年当兵到东北军卫队,闲时为弟兄们唱二人转表演二人转绝活,逗得弟兄们开心大笑。有一次让正

来卫队视察的少帅张学良见到,不但没有处分他,还说他表演的不错,当兵屈了人才,放他回家演二人转。文庆善回到新民辽河东岸大太平庄组班演出,培养了不少二人转演员,建国后五六十年代被新民县曲艺团聘为顾问,他的学生成为该剧团的骨干。这是少帅张学良关怀二人转的佳话,在此特别一提。

一九四八年东北全境解放,二人转艺术在城乡遍地开花。到六十年代初,东北三省有专业二人转剧团一百余个,其中仅辽宁就有三十四个。一九六五年六月,吉林省在沈阳举行了“二人转专场”演出,辽、吉、黑三省各出一台节目,受到观众的欢迎。这台二人转被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成了舞台艺术片,取名《白山新歌》放映全国。二人转艺人的社会地位空前提高,如王桂荣被选为辽宁省音乐家协会理事;徐筱楼被选为省文联委员、沈阳市政协委员;李青山被选为长春市人民代表;李泰被任命为黑龙江省民间艺术剧院院长。

“文革”中二人转艺术受到严重摧残,粉碎“四人帮”之后,二人转又获新生。一九八六年东北三省曲协在长春举办首届东北民间艺术节、一九九三年文化部在长春举办首届东北二人转调演,东北三省二人转演员在这两次演出中充分发挥了他们的表演说唱艺术。土色土乡的东北二人转之所以受到观众欢迎和专家的赞美。与二人转讲究“唱、说、做、舞、绝”五功,有着密切的关系。

唱,指唱词和唱腔。二人转唱词多以七字句为主,偶尔也有七字以上的句子,但必须合辙押韵。一段唱词可以一韵到底,也可以根据人物故事情节每一节换一个韵。二人转唱腔丰富多彩,素有“九腔八调,七十二咳咳”之说。九腔是;胡胡腔、柳子腔、咳咳腔、艾蒿腔、喝喝腔、糜子腔、佛腔、影腔、悠喝腔。十八调是:五更、放风筝、小拜年、小看戏、茉莉花、游寺、鸳鸯扣、茨山、拣棉花、下盘棋、画扇面、妈妈糊涂、喇叭牌子、红柳子、小翻车、靠山调、文武咳咳、三节板等。也就是演员在每句唱词末尾运用的调门,唱起来更加优美动听。

说,指说口、说白和数板。说口有三言五语的零碎口和大段的成口。成口中有散文体的平口,巧妙对话式的对口,韵文体的串口(也叫流口、俏口)。说口类似相声,只是语言风格有方言,观众听起来更亲切,更加大众化。

做,指表演动作。“千军万马,全靠咱俩”,这是二人转表演的特点。两位男女演员登台表演,时而叙述故事,时而进入角色,“跳出跳入,分包赶角”,表演的段子中不论出现几个人物,全由两个演员表演。演员在表演中刻画人物,比如上山、下山、坐船、骑马、挑担、格斗等。

舞,指舞蹈。二人转火爆热烈的气氛就是因为舞蹈,而是根据东北大秧歌等民间舞蹈形成。有跳跃、走场、翻身、扭秧歌、错步、转身、煽动两臂和两腕、抖动双肩等舞蹈动作。{二人转段子}.

绝,指各种绝技。二人转演出时除唱词外,还表演耍扇子、耍手绢、耍彩棒、耍灯(晚上演出时表演)、打花棍、挎大板、手玉子、顶碗、霸王鞭等武打杂技。这些就是绝活,表演得好有助于表达节目的内容,增加艺术感染力。

二人转是源于人民群众的生活艺术,它根据脚本故事内容,人物行动,决定表演形式,表演要服从内容和人物行动,恰当地运用“唱、说、做、舞、绝”这五种技巧,做到功到天成,演员充分发挥才能“叫响”观众。

不要把二人转搞成“二人闹”

二人转有着持久的艺术生命力。即使在十年“文革”中遭到摧残,几乎到了绝迹的景况。但打倒“四人帮”后有着丰厚群众基础传播的二人转,随着改革开放大潮的兴起,很快又恢复了元气在许多地方呈现万人空巷的热烈景象。

但值得一提的是,自2002年起电视剧《刘老根》在央视播出后,在国内很快掀起了东北二人转热潮。无论是演艺界的大腕赵本山、国内著名编剧何庆魁、已故演员高秀敏,还是现在的实力派演员潘长江、范伟,以及现在正在当红的年轻演员阎学晶都为推介这种为东北百姓喜爱的民间艺术走向全国,进行着不懈努力!事实上,一门乡土艺术,能够走出一隅,走向全国,这中间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她需要一代甚至几代从业者的不懈努力。但我们在看见二人转表面繁荣的同时,必须看到其存在的诸多弊端。爱之深,责之切,“找”其软肋的目的在于:去其不足,提出警醒,使这门地方艺术,真正冲出东北,走向全国!

业者或部分家乡人的责难,曾经不是有“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的说法吗?但笔者在观看了部分二人转演员的现场表演(包括影碟)之后,非但没有“忘食”的半点想法,却有反胃的迹象。

现状之一:装疯卖傻,满嘴脏话,拿男女隐私说事儿{二人转段子}.

的“金牌”动作,尽管演员们的表演可谓惟妙惟肖,但除了博得少数观众一笑之外,是否有给那些身体残障的弱者们落井下石之嫌呢?是表现这里盛产傻子,还是在告诉国人东北人本来如此?

二大爷、四姨夫都能跟着沾光。东北人自有那份黑土地的豪爽,但我们真的连生养的爹娘都可以随便骂上几句,野蛮到无父无母的程度了吗?

对此笔者有过亲身的体验。今年9月29号晚上笔者曾在广场上看到一个民间艺术团,正在演出:有一段二人转演员改编《刘巧儿》唱词的“经典”唱词:他忽悠我,我忽悠她„„忽悠出几个小娃娃。如果说这样的表演,实在让人难以接受,那么,男女演员在台上的乱摸乱碰、娇声浪语、打情骂悄、坦胸露乳,则把男女之间的房事,大白于光天化日之下,在社会日趋走向文明的今天,我们东北人与其它地域的同胞差距真那么大吗?

现状之二:脚本陈旧,新作难寻,走过《兰桥》是《西厢》

我了解的,目前舞台上二人转演出的曲目看,除个别用流行歌曲改编的搞笑小品外,经常演出的“小帽儿”多为传统曲目《小拜年》、《回娘家》,正式曲目几乎是千篇一律的《西厢》、《兰桥》、《王二姐思夫》等传统曲目,很难见到令人眼前一亮的新作。

人员大多改行写剧本,除应付二人转大赛的需要外,很少有人沉下心来,创作二人转脚本。这样,二人转的演唱曲目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就毫不奇怪了。

传统的基础上,融入创新成分。时代在

发展,社会在进步,作为东北二人转艺术,当然需要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打造出新的、具有东北地方特色的精品。不要以为仅仅改编几首流行歌曲,就是这门艺术的创新,有句话说得好:万变不离其宗。不管采取哪种形式,二人转的本色不能丢,要让这门艺术

真正发扬光大,必须围绕二人转本身做文章。

现状之三,管理无序,各自为战,乌合之众上阵来

剧场,但由于缺少文化部门的有序管理,基本处于各自为战状态,演员今天你来,明天他走,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由于缺乏组织,演出内容无人认真审查,给一些“黄段子”提供了生存的土壤。各自为战局面的形成,加之从业人员专业素质良莠不齐,在这种情况下,要使二人转走出东北,走向全国,只能是有数几个当红“大腕儿”的美好愿望而已。

葩,只有正视自身存在的不足,才能真正出佳品,创佳作。

这样的二人转在当今会长久吗?

这样表演二人转不应该叫“二人转”,应该叫“二人闹”或叫“二人耍”。 对二人转民间艺术这么亵渎,值得商榷。

可能有人会说“现在没有脚本怎么演呀”?其实,“文革”前出版部门和文化艺术部门都出版和发行了不少二人转作品,专供二人转演员演出。也培养不少二人转写作人才。只是“文革”后到现在出版部门和文化艺术部门谁也不出版二人转作品了。

从历史角度来看,二人转创作人才和作品失去传承,今后没有资料可存,更不能说有文化遗产可留芳于世了。当今二人转没有壮大和发展,而是趋于蜕变和消亡,应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这就是当今二人转的现状。

发展要保持“本色”和“魂”

东北二人转从诞生开始就是对观众寓教于乐,陶冶情操,传播知识的民间艺术。建国前传统“二人转”作品不少。建国后文艺出版部门和文化艺术部门出版不少“二人转”作品,辽、吉、黑三省文艺出版社出版不少二人转专集和二人转理论专著。希望这三家出版社再出版“二人转”作品,供“二人转”演员和广大城乡读者阅读;希望省市文化艺术部门每年出版不定期的有关“二人转”在各地演出活动的信息,以便交流和沟通情况;希望省市县文化艺术部门像黑山县那样,挖掘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二人转”这笔财富(包括二人转作品、二人转作者)。只有这样才能让“二人转”这朵民间艺术之花茁壮成长和开放,才能够繁荣和发展,为社会主义文化服务,为广大城乡群众服务。

当今领军人物赵本山功不可没。换句话说,是他把二人转推向全国。二人转让亿万观众青睐,说明了它的艺术魅力和价值,二人转工作者也为之感到欣慰和自豪。或许是居安思危,我在瞻望二人转前景的同时,却有一丝的担忧,那就是二人转到底向何处发展。

二人转之所以久唱不衰且市场广阔,主要是因为它艺术本身的特殊性和灵活性。所谓特殊性,就是它的独特表演方式。不论最初的端蜡灯、耍彩棒,还是后来的打手玉子、挎大板,以至现在的扇子、手绢,都是一男一女(最初有男扮女妆的),两个人把一出戏交代给观众。用二人转演员的话说:“千军万马,就看咱俩。”独特就独特在两个人“分包赶角,化出化入”,以叙述和人物再现相结合的方式,把一个个完整的故事展现给观众。无论是传统的古典戏,还是新编的现代戏,喜怒哀乐,有褒有贬,都是贴近生活、人性化的真实反映,也起到了感染人、教育人的作用。一出苦戏,唱得观众泪流满面;一出喜剧,唱得观众哈哈大笑,足以说明二人转的艺术魅力和感染力。这也可能是观众喜闻乐见的根本所在吧!

然而在二人转蓬勃发展的今天,人们却很难看到一出完整的二人转了。唱个小帽,扯上几句,唱几支歌曲,演出就结束了。观众看完了发牢骚“扯得挺欢,没有正经玩意儿。”观众的心声反映了二人转舞台的空虚。有的剧场,戏报上写着几出戏名,但实际

二人转段子由美文导刊网(www.eorder.net.cn)收集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eorder.net.cn/duanzi245321/

文章评论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eorder.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文导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