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练笔 最后一头战象

[篇一:最后一头战象 小练笔]

1、我想,曾经和我一起浴血奋战的战友们都在战场上牺牲了,而我望着自己的同伴,却无能为力,我只能用尽自己的力量继续去杀敌,去保卫我们的家园,为我死去的战友们报仇!在你们都牺牲之后,我却活了下来。这对于我来说,不是幸运啊,这是一种莫大的耻辱,我心中怀着无限的愤恨和羞耻,因为我没有和你们在一起,没有和你们同甘共苦。我是多么期待,自己可以与你们永远生活在一起。我在这里被抬上岸,这便注定我没有和你们一起死亡的权利,作为曾经和你们一起浴血奋战的战友,我心里没有自豪感,而是充满了羞辱和内疚。但是我又要感谢这里,感谢波农丁和村民们,他们救了我。使我又多活了26个春秋。现在好啦!战友们,我来了,我终于都能和你们一起了。

2、

《再见了“亲人”》

嘎羧看着天边那一轮火红的朝阳,心里波潮起伏。再见了,“亲人”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对我的大恩大德,来生我加倍报还,回想起我的一生:既像天边的朝阳,那么红红火火,在奋勇搏杀的战场,我们挺胸向前,又像这一湖净水,平平淡淡。二十三年前,恩人把我救上岸,使我逃过了死神的魔掌,自从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亲人”! 我想,曾经和我一起浴血奋战的战友们都在战场上牺牲了,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现在,灵堂的门向我敞开着,我在水边被恩人抬上岸,这便注定我没有和你们一起死亡的权利,我也只能用我体内的能量来守卫我们的家园。我走了,二十三年前,我却活了下来,这不是幸运,对我来说而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因为,我没有和伙伴们同甘共苦,无限的悔恨,和羞愧。

漫漫长路,死神正在向我招手,战友们,我来了,我终于可以弥补我的罪过,和你们在一起,暗暗的等待东方吐白,再见了,波农丁,再见了,村民们,谢谢你们二十三年来对我的照顾,永远,永远„„。

嘎羧看着天边那一轮火红的朝阳,心里波潮起伏:

回想起我的一生,既像天边的朝阳,红红火火;又像这一湖江水,平平淡淡.我是多么幸运哪,二十三年前我被波农丁救了上来,让我摆脱死神的双手,但我总是要死的......我要走了.

也许,我的兄弟们和死神一起召唤我了……对不起了,我的祖先,我没有去你们留下的象冢,对我而言,波农丁和村民们是我的“家人”,同伴们就是我的兄弟,村寨就是我的第二个家,我要与我的兄弟们同卧一个“百象冢” .我要做一个忠诚的战象.

我已经走向漫漫长路,再见了,各位朋友们,为了心中的梦,我期待着和同伴们一起,再见了,村民们!再见了,波农丁!我走了,谢谢你二十三年前把我救了上来,我不会忘记你和村民们这二十三年来对我的照顾的.我要去和我曾经并肩作战的兄弟们躺在一起了……

然后,他踩着哗哗流淌的江水,当它走到那块龟形礁石上时,心想,那就是当年我倒下的地方吧。它在龟形礁石上面亲了又亲,感受当年硝烟和战友的气息。仿佛是在回忆着当年发生的可怕的事情,它仿佛是看到了当年和日寇战斗时的情景,好像看到了它的同伴们一个个的应声倒地,而唯有它,嘎羧还活着,它就是当年留下的最后一头战象,它现在要回到它的同伴之间,它吼叫着,吼叫声中带着悲痛,像是在告诉朋友们它也就要来了,它心里波涛起伏,想着:“同伴们,我要来了,离开了二十六年的我们又要团聚了。”这时,嘎羧的身体开始膨胀,它的心里酸酸的,就想要哭出来了,它的两条腿皮肤绷得紧紧的,像是在想:“我的一生是那么的红红火火,我现在就要走了,希望大家要保重,我受过你们的帮助,我没有办法报答你,大家都不必为我担心。”过了一会,嘎羧离开了那曾经搏杀过的战场。

再见了,嘎羧

嘎羧在离开寨子后,走了整整一夜,一路上,它一直在哭泣。再见了,住了二十多年的心爱的象房;再见了,跟它相伴了这么多年的人们;再见了,照顾它二十多个春秋的波农丁,再见了!

它一路上走啊走啊,天亮时来到打洛江边。

嘎羧凝望着江面,他回想起来了:它眼前的江水原本是血红的,是它每一个战友的鲜血染红的。它们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和它们自己身上的战士一样,一起浴血奋战保卫它们这片土地。

当它走到那块龟形礁石上时,心想,那就是当年我倒下的地方吧。它在上面亲了又亲,感受当年硝烟和战友的气息。这块龟形礁石上,似乎残留着当年搏杀时留下的血液和同伴们的呼唤。想到这里,它似乎看到了,看到了当年与他浴血搏杀

的战友,它们带着当年的伤痕,一个个地站起来了,走到它的身旁,吼叫着。嘎羧朝天吼叫着,想到了当年浴血搏杀的战场,想到了杀害他同伴的日本鬼子,嘎羧眼睛里又布满了愤怒,它离开了打洛江边,离开了当年浴血搏杀的战场。 它又走了,它要去找它当年的战友了!

他来到百象冢,这里躺着当年被日本鬼子杀害的八十多头战象。他找了一块平台,站在上面,似乎在说:“朋友们,我来了!”

二十多年了,一直不忘自己的责任的战象,怀念自己的战友,在他同伴们旁边走了。

嘎羧看着天边那轮火红的朝阳,心里波潮起伏:

回想我的一生,既像天边的朝阳,红红火火;又像这一湖江水,平平淡 淡…… (上篇已害了你,这是第一段的开头,接着自己想,不然我就害你了)

也许,我的同伴同死神一起召唤我了……对不起了,我的祖祖辈辈,对我而 言,波农丁和村民们是我的“家人”,同伴们就是我的兄弟,村寨就是我的第二个家,我要与我的兄弟们同卧一个“百象冢” 。

(这是第二段的开头和结尾,接着自己想,不然我就害你了)

习惯了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习惯了嗅到了弹药与腐烂糅杂在一起的味道。突然很安静。这是一种血腥的寂寞。看到战友们中弹倒下,而自己只能依然冲锋杀敌,这无非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恨与耻辱……

(这是第三段开头的几句,接着自己想,而且不能照抄啊,这是我的“版权”,得到了A+呢,老师还把它在全班读了,我要保护我写到10点半的作文,希望理解)

再见了,村民们!再见了,波农丁!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霞,只留下了,一丝,遗憾……

再见了,嘎羧

嘎羧在离开寨子后,走了整整一夜,一路上,它一直在哭泣。再见了,住了二十多年的心爱的象房;再见了,跟它相伴了这么多年的人们;再见了,照顾它二十多个春秋的波农丁,再见了!

它一路上走啊走啊,天亮时来到打洛江边。

嘎羧凝望着江面,他回想起来了:它眼前的江水原本是血红的,是它每一个战友的鲜血染红的。它们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和它们自己身上的战士一样,一起浴血奋战保卫它们这片土地。

当它走到那块龟形礁石上时,心想,那就是当年我倒下的地方吧。它在上面亲了又亲,感受当年硝烟和战友的气息。这块龟形礁石上,似乎残留着当年搏杀时留下的血液和同伴们的呼唤。想到这里,它似乎看到了,看到了当年与他浴血搏杀的战友,它们带着当年的伤痕,一个个地站起来了,走到它的身旁,吼叫着。嘎羧朝天吼叫着,想到了当年浴血搏杀的战场,想到了杀害他同伴的日本鬼子,嘎羧眼睛里又布满了愤怒,它离开了打洛江边,离开了当年浴血搏杀的战场。 它又走了,它要去找它当年的战友了!

他来到百象冢,这里躺着当年被日本鬼子杀害的八十多头战象。他找了一块平台,站在上面,似乎在说:“朋友们,我来了!”

二十多年了,一直不忘自己的责任的战象,怀念自己的战友,在他同伴们旁边走了。

嘎羧看着天边那轮火红的朝阳,心里波潮起伏:

回想我的一生,既像天边的朝阳,红红火火;又像这一湖江水,平平淡 淡…… (上篇已害了你,这是第一段的开头,接着自己想,不然我就害你了)

也许,我的同伴同死神一起召唤我了……对不起了,我的祖祖辈辈,对我而 言,波农丁和村民们是我的“家人”,同伴们就是我的兄弟,村寨就是我的第二个家,我要与我的兄弟们同卧一个“百象冢” 。

(这是第二段的开头和结尾,接着自己想,不然我就害你了)

习惯了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习惯了嗅到了弹药与腐烂糅杂在一起的味道。突然很安静。这是一种血腥的寂寞。看到战友们中弹倒下,而自己只能依然冲锋杀敌,这无非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恨与耻辱……

嘎羧要走了,它回头看看村寨,心想:我的后半辈子就是在这个村寨里度过的,这里就像是我的第二个家,我是多么不愿意离开这里啊!可是,我已经感觉到我的同伴和死神在召唤我了,我不得不离开这里!因为对我而言,我的同伴就是我的兄弟,我要与我的兄弟们同卧一个“百象冢”。

再见了,村民们!我走了,请不要再牵挂我,如果有下辈子,我还会来你们这的!

[篇二:最后一头战象小练笔]

最后一头战象小练笔

嘎羧来到打洛江畔。它站在江滩的卵石

上,久久凝望着清波荡漾的江面。站在这曾经和战友们浴血搏杀的战场上,它回忆着: 26年前,它们这群威风凛凛的战象和象兵们为了保卫美丽的家园而与那可恶的日寇战斗。嘎羧踩着哗哗流淌的江水,走到一块龟形石上亲了又亲,因为他清楚的记得,他是在这里倒下,也是在这里被乡亲们救起的,他对这块礁石充满了怀念。许久,他又昂起头,向着天边那轮火红的朝阳,欧——欧

——,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它也许在说:“啊!我的战友们,26年过去了,我终于来陪伴你们了!我们团聚了!”又也许,它在表达自己对战友们深深的怀念。这时,它的身体膨胀起来,四条腿皮肤紧绷绷地发亮,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它仿佛看见了战象们向它招手,致敬。那吼声激越悲壮,惊得江里的鱼儿扑喇喇地跳出水面。

[篇三:《最后一头战象》小练笔]

《最后一头战象》小练笔

嘎羧走了一夜,天亮时,来到打洛江畔。它站在江滩的卵石上,久久凝望着清波荡漾的江面。

嘎羧那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饱含热泪。站在这曾经和战友们浴血搏杀的战场上,它回忆着,当年的一幕幕就像放电影一样呈现在它的眼前:

26年前,他们这群威风凛凛的战象和象兵们为了保卫美丽的家园而与那可恶的日寇战斗。但是,由于武器火力悬殊,他被日寇的子弹射中,倒下的它虽然意识清晰,但没有能力站起来继续战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战友们一个接一个地中弹,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然后倒地,却无能为力。战象情意重,视战友为亲人,失去情人,又何尝不是最痛苦的呢?

嘎羧踩着哗哗流淌的江水,走到一块龟形石上亲了又亲,因为他清楚的记得,他是在这里倒下,也是在这里被乡亲们救起的,他对这块礁石充满了怀念。许久,他又昂起头,向着天边那轮火红的朝阳,欧——欧——,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它也许是在呼唤着它的战友吧!它也许在说:“啊!我的战友们,26年过去了,我终于来陪伴你们了!我们团聚了!”又也许,它在表达自己对战友们深深的怀念。这时,它的身体膨胀起来,四条腿皮肤紧绷绷地发亮,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它仿佛看见了战象们向它招手,致敬,那吼声激越悲壮,惊得江里的鱼儿扑喇喇地跳出水面。

南海区佛山市九江镇中心小学六年级:杨童

[篇四:小练笔《最后一头战象》]

[篇五:《最后一头战象》小练笔]

《最后一头战象》小练笔  告别村民 嘎羧要走的消息长了翅膀似的一传十,十传百,村子里的男、女、老、少无一不知。在嘎羧临走的那一天,所有的人都来了,都来为他送行。村民们不停地抽泣,村长老了,一步一步地走上前,他那蹒跚的脚步真令人心酸,老村长哭着用他那微微颤抖的双手将一条洁白的纱巾轻轻地给嘎羧围上,他的眼神里充满了依依不舍……  此时,嘎羧发出撕心裂肺的几声吼叫,震耳欲聋,惊天动地,这叫声仿佛震得山崩地裂,河流为它停止;冰山也不再融化;风车也不在旋……它的头高高的昂起,两颗长长的象牙朝上,长鼻也直竖起来,仿佛在说:老村长啊!是你领导村民们照顾我了这么多年,从不叫我搬运东西。我感谢您!如今,我要走了。看见您的头发上又多了几根白发丝,我舍不得您呐!我来生来世一定还要和你们在一起,报答你们的对我的恩情! 嘎羧开始上路了,村民们给它的东西它一口也不吃,只喝了一点儿水。嘎羧迈着沉重的脚步,“咚咚咚”象蹄发出声响。一步又一步,一圈又一圈。村民们紧跟在嘎羧身后,始终舍不得离开一步。一圈,两圈,三圈,嘎羧要去象冢了。人们心里知道:不能再跟着嘎羧了。可总舍不得,嘎羧也舍不得。嘎羧一步三回头,村民们站在原地泣不成声,目送着嘎羧离开了……


编辑提醒:请注意查看“小练笔 最后一头战象”一文是否有分页内容。原文地址http://www.eorder.net.cn/a/2015-06-05/xlb zhytzx83922.html

    更多相关文章

    注:小练笔 最后一头战象一文由热点资讯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转载引用时保留。否则因《小练笔 最后一头战象》一文引起的法律纠纷请自负,2015-06-05。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