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链莫泊桑续写300

第一篇:《项链续写》

《项链》续写举例

《项链》续写 1

"什么?假的!哦,我的天啊!"玛蒂尔德简直快要晕倒了。

珍妮上前一把扶住玛蒂尔德,"你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我呢?唉!我可怜的玛蒂尔德!"

突然,玛蒂尔德仿佛清醒了一般。双手紧紧扼住珍妮的脖子,"你这个骗子,居然骗了我四万法郎,要知道,那可是四万法郎啊!"玛蒂尔德手上的青筋渐渐凸现了出来,十年的艰苦生活使她从一个美丽动人的姑娘变成了饱受艰苦的老太婆,头上出现了皱纹,鬓边出现了白发,本来那白皙的双手也变得粗糙有力,珍妮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几乎是嘶哑着嗓子说道:"玛蒂尔德,别激动!那四万法郎我赔给你,如果你觉得不够的话,我……我再赔你五千法郎就是了。?

说完这些,珍妮感到扼着自己的双手渐渐松了,玛蒂尔德摊开她那粗糙的大手,厉声催促道:"快拿钱来!"玛蒂尔德再也不是十年前的那个玛蒂尔德了,十年的艰辛已经使她变成了一个市侩的市俗小人。就如同街边的乞丐一样,不过,她是义正辞严的伸手要钱。

当珍妮战战兢兢地把四万五千法郎交到玛蒂尔德手里时,珍妮心里明白:她们之间的友谊算是结束了!可因为什么,她说不清。

玛蒂尔德有了钱,自然也不再过那种苦日子了。她买了房子,雇了仆人、厨子、珠宝、衣服,开始过起她渴望中的高雅和奢华的生活,每天吃粉红色的鲈鱼和松鸡翅膀,与贵妇人们聊天,每晚去参加盛大的舞会……

过了些日子,玛蒂尔德更嫌她那可怜的丈夫配不上她,将他赶了出去。玛蒂尔德变了!她已经彻底成为钱的奴隶。

可是,这样的好日子并不长久,过度的挥霍使她坐吃山空,很快又论为乞丐;仆人们一个个离她而去,贵妇人们也再不愿与她闲聊,就 连她新认识的男朋友也抛弃了她……虽然,她丈夫愿意帮助她,可是,玛蒂尔德拒绝了。 巨大的生活反差打击了玛蒂尔德,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玛蒂尔德死在了她的豪宅里。

两个月后,几个好心人将玛蒂尔德葬在了城外的乱石冈上。她的尸体被发现时,已经臭不可闻。但她的坟上,每天都有一束新鲜的百合花,那是玛蒂尔德那痴情的丈夫每天送给她的……

《项链》续写 2

她感到那双红肿的手明显抽搐了一下,忽然变得冰冷。

"噢,我可怜的玛蒂尔德,你没事吧。"

那张惨白的脸上凝固着痛苦的表情,颤抖的双唇已经失去了表达的能力。 "我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玛蒂尔德,你还我的那挂项链和原来的一模一样。我的上帝!需不需要送你回家……"

玛蒂尔德已经听不见什么了,跌跌撞撞地跑回那间破旧的阁楼,一言不发,她不知道也不需要再表达什么。一切都失去了,十年来她从未这样脆弱而惶恐。几个小时以前,玛蒂尔德还满足地以为那串丢失的项链,那些借来的钱……一切的一切都还清了。而现在,一切都失去了,却什么也找不回来。于是她拼命地找,忽然想到了那条裙子,十年来她不敢奢望任何华贵美丽,再没碰那条裙子却始终不舍得当掉。玛蒂尔德小心翼翼把它从箱底捧出来,可惜现在粗圆的腰围已经穿不进去了,镜中的她是那样苍老,一双通红的手和粗糙黝黑的皮肤与裙子华美的颜色极为不配,她苦笑了一下,命运的差错让她的美貌降生于职员家庭,又是命运的差错剥夺了她一切美丽,骄傲,虚荣的权利。

想着,听到沉闷的敲门声,丈夫回来了。玛蒂尔德舒展一下愁苦的表情,她已经决定不告诉丈夫,告诉又怎么样呢,可怜的路瓦栽!他们还是要活下去。玛蒂尔德忽然舒服了许多,她已经习惯于命运的摆布了,或许某一天命运的差错会让他们过得好一点,或许……玛蒂尔德想着,飞快地拾起那条裙子,塞进带锁的箱子,忽然"当啷 "一声,玛蒂尔德认出掉在地上的,是那条价值五百法郎的项链……

 <后记>还是说两句吧,很早以前就读过《项链》,一直不忍想它的结局,这对玛蒂尔德太残忍了,她为那一点女人的虚荣已经被折磨了十年,我们续写什么?她的痛苦吗,可能莫泊桑也没想过如何写下去。今天还是胡乱凑了这篇邓莹晶式的非自然主义的结局,发现这个故事不可能划上句号,除非设想玛蒂尔德死了。

《项链》续写 3

小阁楼里,光线昏暗了。我们的玛蒂尔德简直没有心思张罗晚饭。突然,门铃响了 --快递邮件--署名佛来思节夫人。

玛蒂尔德用颤抖的手打开--那挂项链!

我的青春!珍妮把它留给我作纪念。为什么不留下呢?

路瓦栽很晚才回来,他一边上楼一边不住地咳嗽。"哦,亲爱的!我闻到了什么香味?"

丈夫坐下来,揭开汤锅的盖子--不是白菜汤。"是肉汤!这真好!可,玛蒂尔德,咱们哪来……""钱吗?"他妻子的声音里显然压抑着兴奋。"你听我说……"

窗外全黑了,巴黎的夜生活又开始了。小阁楼里映出温暖的微黄的光。 "……噢,你真傻。它是属于你的。你戴上它,简直美极了……"

"难道不是我的美貌,我的虚荣害了我?又害了你!我亲爱的……"她的双肩不住地颤抖,声音愈来愈激动,"辞掉一些工作吧!我们该再要个孩子……" 钟楼里敲过十二下。路瓦栽夫妇早已沉沉地睡了。而此时,亮如白昼的夜会厅里,袒胸露臂的美貌妇人们还陶醉在她们已获得或行将获得的巨大成功中……

《项链》续写 4

 "玛蒂尔德!欧,我可怜的玛蒂尔德,你这是怎么了,你说话呀!"佛来思节夫人拼命摇动着眼前这个呆滞的女人的肩膀。她一动也不动,活像一尊雕像,眼珠似乎定格在了那深深凹陷进去的眼眶里,没有一丝亮光,只漠然地瞪着前方,满脸的皱纹无绪地扭在一起。

猛然间,那双灰色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道白光,她拼命地狂笑起来,那刺耳的笑声吓得佛来思节夫人愣愣的倒退了两步,嘴里嘟囔着:"你疯了吗,可怜的玛蒂尔德!"可怜的女人追上两步,一把抓住佛来思节夫人的手,兴奋的声音里带着颤抖:"你知道吗,亲爱的,我昨天去了一个舞会,一个美妙绝伦的舞会,我穿着一身长裙,带着一串闪光的钻石项链,你知道吗,我一进去,那些男人们的眼睛就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对,肯定是这样的,从那些女人们嫉妒的眼睛中我就能看出来,你知道吗,连局长都请我跳了舞,我是那么高兴,我跳啊跳,跳啊跳…?br>

"她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拉着自己破旧的衣服,在马路中间自我陶醉着,佛来思节夫人呆呆地看着她,看着这个她已经完全不认识了的疯女人。 《项链》续写 5

 "什么?!你说……那项链只值五百法郎!?

……哦!天呐!这不是真的……"路瓦栽夫人带着一脸的惊诧与费解,痛苦地呻吟着。

"很抱歉,我亲爱的玛蒂尔德,我没想到你会这样……"佛来思节夫人有些自责与心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路瓦栽夫人才走回了家。丈夫对她说的话,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她满脑子都在想这艰难、贫苦的十年还债生活,怎么也不相信这样的结局。她瘫在窗户框旁,不住地摇晃那快要迸裂的脑袋,可眼前的事物却越发的清晰--一个盛大、华丽的舞会,满桌子的水果、松鸡、鲈鱼、路易十四的红酒……而她正与男宾们热情的跳舞、狂欢。一切原本那么渐近,现在却如此茫远、虚幻,她哭了。

从那天起,路瓦栽夫人就始终以泪洗面,眼里的泪光模糊了她的视线,让她只能看到些虚无的幻想,并沉溺其中。她的容貌已被岁月和泪水劫掠得满是粗糙的皱纹,可她心中只记得当年的自己,是怎样的美丽动人。

终于,在路边上,她死了。被马车撞死的。她的丈夫悲痛欲绝,却怎么也想不通,她怎会突然冲到马路上。其实,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原因。因为当她眼前出现了一套华贵的礼服与一串串璀璨的银饰时,她迫不及待的扑了过去--扑向了飞奔而来的马车……她就这样死了,嘴边还还着一抹笑。

《项链》续写 6

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你、你、呵呵呵是你,是你把我弄成这样的,你为什么不早说!还我青春来!"话音未落玛蒂尔德便上前掐住了佛来思节夫人的脖子。

"救命,她疯了,她要杀死我,快来人啊……"

佛来思节拼命的呼救着挣扎着。呼救声惊动了周围的行人,但并不一人上前帮忙,直到巡警前来制止。当警察们将玛蒂尔德从佛来思节身上拉起时,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她被送往了医院……

没过多久,佛来思节的丈夫和她远房的侄子便赶到了医院。佛来思节夫妇并没有孩子,经常与他家来往的晚辈中只有他们的远房侄子菲利蒲,事情发生后,成了本地最大最热的新闻,连教育部长等人都知道了此事。不久,佛来思节夫人便因过度惊吓成了神经病人,与此同时玛蒂尔德也被判了刑。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事件也渐渐平息了下来。玛蒂尔德悲痛之极,绝望之极,已经完全麻木了,在她入狱三个月后,一个神秘的人前来探望她,并在监狱的一间秘室中和她进行了一次谈话。那人自称是教育部长的亲信,说新任教育部长曾在10年前那场舞会上见过她,从此之后,便对她难以忘怀,当部长听说她因伤人入狱后非常关心,并承诺一定尽全力将她保释出狱但有一个条件,做部长的情妇。当玛蒂尔德听到这些话后,眼睛里闪出一道光亮,但不久便消失了,之后变得更加迷茫、苍白。她对那个神秘人的回应只有笑,确切的说是冷笑,没说一句话。那人离开了,从此没有再来,在那之后又有一个人来看她,这人是一个法官,同样是一次谈话,不,应该是一次宣判,她被判了死刑。原来,佛来思节夫人发疯后不久,本地又出了一连串大事,她以及她的丈夫先后死了,警方经过调查,很快认定佛来思节夫妇均为自杀,证据是她们的侄子提供的一封信件,信上说因?quot;玛蒂尔德,造成了我们全家极大的痛苦,看着妻子生不如死的惨状我不忍心再看下去,所以我决定同她一起共赴天堂--佛来思节爵士"。因为佛来思节夫妇没有孩子,警察局便宣布他们的侄子菲利蒲为他们财产的合法继承人。

次日,玛蒂尔德被押往了刑场,与此同时,菲利蒲,警察局长,法院院长正在一家豪华饭店大吃大喝着……

《项链》续写 7

玛蒂尔德的笑容煞时僵住了。冰冷而通红的双手因过分激动而久久停留在半空中,周围的一切事物都好像从她眼中消失了!

"哈……哈……,哈哈哈哈……",她不顾一切地狂笑着,双肩不断地颤抖。 "我有钱了!我富有了!我可以有漂亮的服装,精美的珠宝,豪华的居所……我将会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幸福的女人……"

笑声突然止住了,玛蒂尔德身子忽斜向后倒去!

由于事发突然,公园里的人都呆立地注视着她,竟没有一个人要上前去托住她。

"嘣"的一声,她的后脑勺与地面"亲密交触"。

佛来思节夫人好像意识到什么,快步向她奔去,但为时已晚。

佛来思节夫人只好叫周围人帮忙,把她抬进医院……二十分钟过去了,玛蒂尔德醒了,但她只会笑,嘴里还喃喃道:"我有钱了!我富有了!我可以有漂亮的服装,精美的珠宝,豪华的居所……我将会是世上最漂亮、最幸福的女人……"而且,永远只是这几句。

每天,玛蒂尔德只是静静地躺在病房里,重复着她仅有的几句话。陪伴她的,只有她的丈夫,和搁置在她枕边的那串钻石项链。

〔同学评论〕

好,好!

深刻!

给我感觉很好!望继续努力。

再创佳绩。

但我总觉得这个结尾似乎有些不够创新,望再思考一个好结尾。 《项链》续写 8

玛蒂尔德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呆了。很久,她才从无意识中醒过来,想: "十年,十年的辛苦,本不该有的,我本可以依然保持美丽的,而现在……" "玛蒂尔德,你没事吧?"佛来思节夫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回过神来,但是说不出话来。

"来,咱们到旁边坐坐吧。"佛来思节夫人扶她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

"亲爱的,你赔给了我一串本不应属于我的项链。并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我必须找一个方法来赔偿你。"

"我只想要那串项链。"良久,玛蒂尔德才说。

"噢亲爱的。我也想做这件事情,不过很不幸,那串项链已经被我遗失了。我只能以其它的方式来赔偿你。或许我应该给你那项链的价钱?

又是一记重拳。玛蒂尔德镇定了一下自己,说:"不,我什么都不要了,除了那项链,如果你能找到它的话,请把它给我,谢谢。"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玛蒂尔德,玛蒂尔德!"佛来思节夫人在后面叫道,但是玛蒂尔德并没有回来。

玛蒂尔德回到家后,便天天坐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并想十年前的事。她不再辛勤劳动,整到萎糜不振,一下子没有了当初的英雄气概,直到有一天……

玛蒂尔德正坐在家中,盯着镜子什么也不干,突然有一阵敲门声。敲门人进来后,给玛蒂尔德送来一个盒子。当她打开盒 子时,便发出一声惊叫。里面是那串钻石项链!盒子里还有张纸条,上面写着:

亲爱的玛蒂尔德,

项链是我在阁楼上找到的,现在归还给你。

爱,

珍妮

玛蒂尔德拿着项链,说不出话来。她把项链戴上,却发现在自己身上怎么也不好看。她痛苦地把它摔到一边,哭了起来。

〔同学评论〕

细看之下,有些莫泊桑的感觉,项链的美丽换不来逝去的东西,但正如胡老师所说,似乎永远也跳不离男权主义的圈子,可也的确符合人物的个性。

《项链》续写 9

 "噢,亲爱的,都什么时候了,你为什么还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不,我……,我真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但我要郑重的告诉你,那个项链的确只值五百法郎!"

玛蒂尔德刹时愣在了那里,脸上依旧保持着刚才那天真得意的神情,只是多了两行静静流下的泪……

接着,她说,她是用平静的语调说:"我真得不希望你告诉我的是真的,我甚至希望你不要告诉我真像,让它就这样过去,让我美丽的容貌随着这丑恶的世界而一起消亡,最起码我会很满足,我的一生没有白活,可现在,你让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两个妇人此时都哭了,这甚至成了公园里一道独特的风景--一个贵夫人握着一个贫妇的红肿的手默默地流泪。

她们把那条项链卖了,因此玛蒂尔德有了一份不小的财产,她又开始打扮起来,可怎么打扮都不及当初,他嫌弃了自己的丈夫,不再理会他,独自搬出了阁楼,每天都和一些绅士们在一起闲聊,正如他当初所幻想的那样,但不久,那些绅士们就都厌恶她了,不再理会她。而她呢,依然挥金如土。必竟在那十年里,她差不多想疯了今日的生活,而在这十年中,种种磨难,种种坎坷的经历使她变得很粗俗,远远没有当初的高雅与华贵。就这样,直到她只剩下最后一法郎……

她又回来了,回到了那个小阁楼,而她的丈夫也早已搬出了那里,只剩下了他们当初共同劳作时用的那几件旧家具……

她坐在布满蜘蛛网的床上,回想着,多美呀!整个舞会上只有我最美,大家都请我跳舞,脖子上的钻石项链闪闪发光!飞舞着,飞舞着……

【同学评论】

感觉很好,合乎逻辑,一种必然的发展,必然的结局!

《项链》续写 10

 "这不会是真的……"玛蒂尔德喃喃地自言自语道。

一时间,她完全忘了周围的一切。她呆呆地立在那里,两只深陷在眼眶中的眼睛茫然地盯着前面。嘴唇微微抖动了几下。因为疑虑、痛苦,后悔,绝望顿时包围了她,她僵硬的身体似乎还在微微颤抖着。

这不是真的不,这是真的!十年来,繁重的工作劳动,拼命的节衣缩食,在别人的白眼下艰难度日,几乎耗尽了我的生命。看看现在的我,是个什么样子:粗糙的双手,满脸皱纹,简直像个老太婆。而这一切,只是为了还清至少三万六千法郎的债务,为了偿还一条本不属于你的项链。我是多么傻呀!而你,佛莱思节夫人,竟然卑鄙地欺骗了我……

时间停滞了,玛蒂尔德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几天之后,路瓦栽夫人郁郁而终。

〔同学评论〕

不错,这个结局很适合这种不懂得真正重要的是什么的人。

《项链》续写 11

 "玛蒂尔德,玛蒂尔德,你怎么了?"佛来思节夫人关切的望着玛蒂尔德。一阵冷风拂过,树叶拼命的向玛蒂尔德招手,想把她拉回到现实中去,街边冷饮店门口的风铃叫得更是清脆。"这鬼天气,雨说来就来"几个妇人匆匆的走过,向呆立在街中的玛蒂尔德投来惊异的一瞥。"亲爱的,你没事儿吧?"佛里思节夫人还要说什么却被孩子的喷嚏声打断了。她连忙把披肩给孩人披上,"玛蒂尔德,我们必须走了,不过,我想我们还需要好好的谈谈,亲爱的,我想你还是赶快回去吧,看来这雨不会小。"佛来思节夫人抬头看看,刚刚还是睛空万里,此时却已被厚厚的乌云所笼罩的天空,加快了步子。远处早已有马车等候在那里。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甚是恐怖,一滴,二滴,雨水打在玛蒂尔德的脸上,冷冷的。她看看瞬时间寂静下来的街道,时尔有几个年轻人打着伞快步走过,很快消失在雨中。"珍妮刚刚说什么来着?她说我给她的项链是假的,不对,不对,是她的项链是假的,我花了三万六千法郎为了赔一条五百法郎的项链!哈哈……哈哈。"突然从街角闪过一个人影,向玛蒂尓德跑来,"亲爱的,我找了你好久,你怎么跑到这儿来淋雨呢?快跟我回家。"玛蒂尔德抬起苍白的脸,望着眼前的男人,一张憔悴而年轻的脸,但却已长出些许白发,有点眼熟,可就是记不清在哪儿见过了。"先生,您是谁呀?""玛蒂尔德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我是你的丈夫,我是路瓦栽呀。"玛蒂尔德并没有听他说话,低着头,弯着腰,恨不得把脸贴在地上,"我的项链丢了,先生您可以帮我找一下吗?""哦,天哪,玛蒂尔德,不要再担心那该死的项链了,我们已经解脱了。" "那是我朋友的"玛蒂尔德并没有听路瓦栽在说什么,"它那么漂亮,在灯光下面那么璀璨,简直美妙绝伦,我要是能有那么一挂就好了,要我干什么我都愿意。"路瓦栽呆住了,他又在玛蒂尔德脸上看到了那昔日的光芒,她的眼神那么明亮,由于激动连面颊都变得红润了。她又像是回到了少女时代,又像是

那个整日做梦的玛蒂尔德了。路瓦栽感到一种陌名的痛苦和深深的恐惧。雨愈发大了,伴着震耳的雷声,衣服湿透了,心也湿透了。他抓住她的肩膀,想把她摇醒,她像受惊的小鹿一样从美梦中被人摇醒,她开始反抗,突然她发现街角有一片亮光,银白色的,闪电一照愈发明显,她兴奋了,突然有了力气挣脱了路瓦栽,向那儿奔去,一边还喊着"我找到了,我找到了"路瓦栽从不曾见她如此的的兴奋,呆立片刻赶忙追了上去。雨仍在下,丝毫没有一丝要停的意思,伴随着雷声,天空被闪电映得分外明亮,这时街角传来了阵阵马蹄声,一辆马车飞奔而来,路瓦栽周身被恐惧所笼罩,"快躲开,快躲开,"在路瓦栽的喊声中玛蒂尔德倒下了,受惊的马不停的嘶鸣。

第二天是个少有的好天气,路瓦栽十年来第一次没有上班,他要为他的妻子玛蒂尔德举行葬礼,十年来夫妻俩为了还帐本已没有什么积蓄,因此玛蒂尔德只能躺在勉强称之为棺材的木箱里。这时佛里思节夫人来了,手里拿着那挂项链,把她戴在了玛蒂尔德的脖子上,她还穿着十年前参加晚会的衣服,除了这件她实在是没有更好的了,虽然它已经被虫蛀了好几个洞。仅管过去了十年,但那挂项链依旧那么美丽,路瓦栽又在玛蒂尔德脸上看到了那光芒,面颊似乎也红润了。

【同学评论】

看了以后很感动,但是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好像人像是走了一点样子。首先玛蒂尔德的微笑,并不代表着她精神的失落,她的价值观多少会有些变革,但不会像别人一样失常(这也许是你的一种影子吧!)其次,我觉得至少是我不舍得让这样一个人去面对一个更加残酷的死,最后,佛来思节在说文中前后也是不一致的。如果善良,她又怎么会留玛蒂尔德这样一个的人独自留在公园中呢?

《项链》续写 12

捧着那条钻石项链,玛蒂尔德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这就是那条让我炫烂一时的钻石项链吗?

这就是那条让我耗尽十年青春所换来的钻石项链吗?不是的,让我付出这一切的其实竟是那条不知现在在哪里的假项链。真好笑,我的故事真是好笑啊。"

玛蒂尔德走到浴室中,淋浴 ,将这十年来的污垢一并洗去。擦干头发,发质还是一样的好,只是多了几缕银色。换上当年特意去做的长衣裙,她浅浅地笑了一下。那时穿着正好的暗红色长衣裙竟有些大了。一切又恢复了十年前舞会的装扮,唯一不同的是,玛蒂尔德现在脖颈上戴着的,却是一条真真正正的钻石项链。钻石项链发着光,玛蒂尔德注视着镜中的自己,注视着自己那已不再白皙的肌肤和眼角的皱纹,一种莫名的伤痛涌上心头,她不禁默默地哭了。 许久,玛蒂尔德回过神来,冲着镜中的自己苦笑了一下。

折叠好那件暗红色的长衣裙,钻石项链放在上面,玛蒂尔德将它们一并锁在了箱子里。

傍晚,丈夫回来了,玛蒂尔德什么也没有说。那条项链,我想,已成为她永久的回忆了吧。

【同学评论】

好苍桑喔!有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也许正是沐浴的感觉,至于回忆么,属于自己的,才是永久的,才是深刻,才是一挂不曾被时间与空间击碎的钻。 (一)

十年的债终于还清了,路瓦栽夫妇终于松了一口气。回想着漫长的十年,虽然有许多苦楚,但却见证了路瓦栽夫妇患难与共的真挚感情。

在一间小阁楼里,路瓦栽和马蒂尔德坐在一张简陋的木桌前,桌上的油灯发出暗暗的光,让人觉得一切都很安静、问安、惬意。

“亲爱的,我们终于解脱了。往后,我们就住到乡间去,在那儿安定下来”路瓦载握着马蒂尔德的手微笑着说。

“……好,远离这城镇,去过属于我们的生活。”马蒂尔的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幸福的笑容。比那一次在舞会上的笑容更甜、更美。

“亲爱的,我想有个孩子……是男孩好还是女孩好?”

“不管怎样,我都会去疼爱,就像对你一样。”

马蒂尔德普在路瓦在怀里,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也是最幸运的女人。以往的想法是多么可笑、卑微。

他们沉浸在对美好生活的幻想中。现在的马蒂尔德虽然不在动人魅力,变得有些粗壮,可她依旧神采奕奕。

(二)

而一个星期,马蒂尔德在公园遇见了佛来思节夫人。她们在交谈起来。马蒂尔德也将真相告诉了佛来思节夫人。出人意料的事,那条对使得项链居然是假的,最多值五百法郎。马德尔德一下子呆了。天哪,上天给她开了多大的一个玩笑。 “十年!十年的青春!十年的命运!竟然被一条假项链所摆布,简直可悲!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虚荣心也是最过吗?天下那么多人,比我虚荣的多的事,为什么偏偏惩罚我!老天太不公了。”马蒂尔德心里埋怨着。

的确,十年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对马蒂尔德这样的女人太残忍了。虚荣心也并非是一种罪恶。十年的折磨是为过分。

那天晚上,马蒂尔德回到家里一言不发,呆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粗糙的手,破烂的衣服,粗旁的腿,留下了眼泪。而路瓦栽先生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看着马蒂尔德反常的行为,他感到一丝不安,或许真是要发生什么事了。 (三)

第二天早晨,马蒂尔德没有去洗衣服,而是一早便出去了。

他来到了佛莱节思夫人的家里。

“珍妮,嫩把那条项链还我吗?”马蒂尔德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她。

“当然……,亲爱的”佛莱节思夫人有些结巴地说。于是从一对箱子里开始翻出那些珠宝。眼前的情景又像回到了十年前,而马蒂尔德看着梳妆镜中不再美丽的自己,不禁流下了眼泪。

佛莱节思夫人终于找出了那条项链,又打开看了两眼,摸了两下,满满的交给了马蒂尔德。

“亲爱的珍妮,谢谢。我过几天会将五百法郎亲自交还给你。”

佛莱节思夫人木纳地点点头,送马蒂尔德出去了。

马蒂尔德来到一家当铺,看了最后遗言那个牵系她十年命运的项链又爱又恨。毕竟他永远无法忘记那天舞会上她戴着它是如何得光彩夺目,令人艳羡。 在将项链当点之后,马蒂尔的回到那间破烂不堪的小阁楼里,和她丈夫说面个一切。“亲爱的,我们又有钱了。这样,我们去乡间买一件宽敞些的屋子,在卖上几块地。这样我们以后的生活便不用愁了。”路瓦栽先生兴奋地说。 “不,亲爱的,我……还想继续留在这里好吗?”

“可是……”

“我们还是能安居乐业。靠这些钱,我们还可以在此富有起来。已经苦了十年了,难道还不该享受些什么吗?”

路瓦栽先生知道,他的妻子又回到了从前,而且有可能比从前更过分。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的妻子。路瓦在没有再说什么……

(四)

往后的几天他的妻子,靠那些钱买了身适合的裙子。白天,在家打理家务,而晚上却经常出去,直至深夜归来。每一次序曲都穿那套漂亮的裙子,并且好好打扮一番。

马蒂尔德经常去那些歌剧院,开始和一些上流深灰的人打交道。逐渐,她开始有了一点小钱,做起生意来。而路瓦栽先生也帮忙打理起这些生意。

半年后,马蒂尔德觉得他们的小阁楼实在太简陋了。那油腻腻的桌子、一高一低的板凳、还有嘎叽嘎叽的床,是那么不舒服,惹人嫌弃。于是马蒂尔德买了新的房子,要宽敞许多。

其实,路瓦栽先生的内心并不为此高兴。虽然他们开始有了,可是马蒂尔德与他在一起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马蒂尔德经常去一写就会、舞会、歌剧院,而路瓦栽先生讨厌那样的场合,跟讨厌那些“绅士们”看马蒂尔德的眼神。路瓦栽先生不再快乐!

而马蒂尔德看着每天的钱越来越多,况且也有越来越多的社会名流与她交涉,觉得非常满足、得意。——这才是她向往的人生。

就连佛莱节思夫人也每天跟在马蒂尔德的身后,她总是对别人说她们是很好的知心朋友。

(五)

第二篇:《项链续写》

莫泊桑《项链》续写

马蒂尔德尖叫道:“什么——假的!”她眼睛瞪得极大,眼珠子似乎都要掉下来了,接着喊道:“你这个混蛋骗子,把钱拿来!”接着失声痛哭,抱头蹲在地上。福雷斯蒂埃:“我没骗你啊。至于钱嘛,恐怕我是爱莫能助了,嘻嘻!”接着她转身离开时不忘放下一句:“如果你想要借钱,老规矩,九出十三归,自己看着办吧!”

马蒂尔德回到家中,丈夫仍在不停地工作,她的脸又老了30年,抽泣着对丈夫说:“那项链是假的,五百法郎而已啊!”

“开什么玩笑!把那堆衣服洗了,客人来催了!”

“是真的,那女人说的!”“钱呢?”

“没了!”她泪流满面,只见丈夫起身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一边说:“我要出差,可能三年,可能五年,再见!”马蒂尔德拉着丈夫的手,似有千言万语说不出来。可他头也没回,把手一甩就走了。砰——

过了一个星期,眼看积蓄用尽,自己的工作失去了意义,马蒂尔德在街上逛逛,在一家高级“浪漫咖啡厅”门前停下,想着与丈夫在里面谈着人生规划,品着高级红酒,在烛光下共进晚餐„„突然!她看到了丈夫,她再次揉了揉眼,没错!是丈夫!不过——他对面坐着以为妖艳的女子,衣着袒露,两个人在窃窃私语,品着高级红酒,在烛光下共进晚餐。难道——

她冲了进去,两个侍卫把她拦着,斜着眼不屑一顾地说:“这是高级场所,乞讨请远离!”两个侍卫哪是她的对手,她一手将两个侍卫拽倒在地上。

她的丈夫有些惊慌失措,随后又镇定了下来,反倒朝马蒂尔德走来“嗨,我亲爱的夫人!”“说吧,我听着你的解释!”“这位女士将替代你伴我一生,咱们结束了,我受够了!”这犹如晴天霹雳,大喊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她回到家,看见了漂白粉,用瓶子装适量的漂白粉,加入水,封好盖,避光阴暗保存,直至他丈夫结婚,她来到他的婚礼上。马蒂尔德掏出瓶子,朝新娘脸上一泼,进眼睛了。新娘尖叫:“啊——”接着的便是黑暗。

马蒂尔德迅速逃离的现场,直奔让娜的家。

夫人开门后颇为高兴,“说吧,借多少?”

“不!不是借,是拿!”

“想拿什么?”

马蒂尔德冲了上去,将让娜扑倒在地上,一手抓住她的两只手,一手握住她的咽喉,笑着说“当然是你的命啦!”咔一声,让娜就去世了。

她腿都软了,慌忙地离开,看见有巡逻警察,不顾一切地逃往对岸,在马路上,她摔倒了,一辆车轧过她的双腿,她昏厥了。随后又有车子轧过,18个路人都没有救助,她也无法再醒来了。

她丈夫将他失明的妻子无情地抛弃了,最后孤独终老。

佛山市荣山中学

理科重点班 杨帆 著

第三篇:《项链(莫泊桑)完美版》

第四篇:《项链(莫泊桑)PPT》


编辑提醒:请注意查看“项链莫泊桑续写300”一文是否有分页内容。原文地址http://www.eorder.net.cn/a/2014-10-27/xlmbsxx30012773.html

    更多相关文章

    注:项链莫泊桑续写300一文由热点资讯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转载引用时保留。否则因《项链莫泊桑续写300》一文引起的法律纠纷请自负,2014-10-27。

    热点文章